20100828

請勿斷章取義。


就像一個人一雙手,用從廢棄建築工地上撿來的磚一塊一塊地緩慢堆砌,一道城牆能漸漸成型。

過去的一個月,活得像完完全全忘記了曾發生過的事情一樣,天真地期待錯誤,從高空俯視人間萬物一切仿佛都那麽美好;所有缺憾我能自圓其説、所有殘忍我能假裝無視、所有無意激起的火花被小心翼翼地珍藏在透明瓶子裏,像螢火蟲盡情飛舞然後在天亮前灰飛煙滅,然後我借用你的聚光燈注入瓶裏,告訴自己它將永遠璀璨永遠保鮮。被隨手擱置一旁的過期戀愛雜誌塵封太久,腐朽得不能再起警世作用;差那麽一點,我又將陷入輪回中再次歷劫再度期待在萬惡的黑水潭裏汲取一道清泉。

我灰心地數算我的失策。他與他多麽相似,像她一邊看圖一邊連連驚呼,這樣的人你怎麽可以要!扭開深夜收音機,傳來活潑開朗的DJ訪問新秀模特兒的環節,聼那男孩在煞有其事地說自己懂得擺多少姿態、頭髮怎樣梳理、臉部如何保養、笑容要多深、臉什麽角度最好看,還要絮絮叨叨說了半個鐘頭我從電臺轉到CD再轉回電臺還是一樣内容,有多可怕。我喜歡好看的男生,但是我崇尚假裝不經意的散漫態度。關起門來你要多姿整花一整天時間梳理鼻毛是閣下的事,可是不要在我面前告訴我你有多專注打理多愛自己身上每一寸,我厭倦赤裸裸的真實。

我不要真實。我根本不再打算和你和誰花一輩子的時間去互相了解、互相磨合、互相批評然後互相妥協。(愉快,我學會過的並沒有完全被抛棄,至少我不想再天真地重蹈這覆轍。)

昨夜泡論壇,知道有一種男人,根本不會去關心誰。不是不愛你,只是他更愛他自己;天天連續不斷的追魂電話,不是他緊張你安危,他緊張的是他在你心裏的地位是否鞏固如昔。不是你不好,只是他太愛他自己;單純的納爾西斯比誰都可愛,他自戀但不害人,當今環境極度污染下納爾西斯們找不到一潭清澈湖水,於是他極度需要你,需要你被愛淹沒所以完全澄明的雙瞳來投射他的美,幫助他穩穩地看見自己。

後來我又快樂地發現我其實並沒有完全被刹那亮麗摧毀。我用我尚存的一點力氣,堆砌我的城牆。

(乙說:或許應該生個孩子,嬰兒流下的第一滴淚,豐盛得足以形成一道護城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