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31

我不負責- 一切歸咎 42 Below

(走出陽臺遇見這樣的天氣,忽然激烈地開始想念你。給自己一杯純淨,然後忽然發現我其實只貪戀這想你的念頭,卻一點也不想見你—— 如果你忽然像羅密歐出現樓下彈唱予我,我會是厭煩的吧,如此良辰美景(只是傷感了點),才懶得梳妝更衣。而就著家常衣服披頭散髮匆匆下樓依然美麗討喜這囘事,電影肥皂劇以外,18嵗以後不會再發生。)

*

不看你的眼/ 不看你的眉/ 不看你也愛上你/ 忘了我是誰

後來這歌成了我的驗證碼,當我以爲我又迷亂,聼這歌我貼近歌詞慢慢尋找蛛絲馬跡,然後我會發現其實根本沒事。你的眼你的眉和你的脂肪一樣根本未能打動我,盯著你的眼睛,我根本沒有意亂情迷過。正在安心,我再想,這會不會是單眼皮的悲哀?我們都沒有會説話的眼睛嗎,我照照車子的望後鏡,我的眼睛和你的一樣,並不溫暖更呆板得像一潭乾旱。眼睛不能代表一切嗎所以這驗證法也許不準確嗎,然後我想起你的髮,你的髮曾經一度是會讓我迷惑的東西,但後來剪短了不染了,我又不再隨便感應。

然後我再無邊無際地想,想我真的曾經有為誰忘記自己過嗎,我想我並沒有。愛情裏我不是驕傲的人,我會因爲你的否定而跟著否定自己—— 但這是八百年前的事了,如今我們都早已經懂得否定只是因爲頻道不對應該一早彈得遠遠的。你給我說,真的,一旦發現不對根本不需勉強。我應該也是這樣,我發現你的不對,我不可能為你犧牲為你瘋狂為你怎樣怎樣,你根本就是不對的了。可是一路走來我根本從來沒有為誰迷失過,曾經的惶惑如今也已變成最接近零的回憶,無關時間長短,錯的始終就是應該被摒棄得遠遠的,不可惜。

真正與我有關的眼眉,真正是那一句:「從眉梢中感覺到/ 從眼角看不到」- 那曾經讓我激動驗證的每一刻,猜測是幸福的,確認是美好的,首先提出變幻急速逃離是哀傷但猛烈的,感謝他的配合演出完成了我此生的最代表作,從此應該滿足,更應該安份。還有什麽能超越這個?沒有了,我確信。

所以,關於你,確實什麽都不是。

*

記憶怎麽消退,都記得是的我曾借用這歌寫過半篇詞不達意的日志。第一次聼這歌是看明哥的演唱會DVD,他極忘我的演出像將魂給送囘上世紀某世代某段情,自此一聽這歌,就免不了要澎湃一下。可是澎湃得有因果,憶起一點什麽、經歷著什麽;可是説到底其實統統不過是藉口,為歌動情嗎,不,真正心無雜念時候根本是不會想來聼這歌的。

啊我好像愛你呢。或,我想隨便找個人愛。


2 comments:

  1. 在同一个星期,和你发生一样的故事的,就只有你的好朋友一个,一个文笔没你那么好的人。

    ReplyDelete
  2. 高兴里面带点忧愁,世事哪有尽善尽美。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