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8

日照重慶:我們擦身而過。

因是俗人一枚,能想到的預期到的自然也只是俗事。

起初從家長眼中看出去,年輕人的反叛空洞沒有原因。都沒有表情,或一致的散漫表情;聚在一起無所事事寧願揮霍時光都不願做點有營養的事,嚴重點能是一事無成不思進取。要等到角度切換成年輕人,才能記起反叛底下不願隨波逐流的初衷。我們都是這樣慢慢慢慢從年輕人兌換成老人,從反叛到企圖壓制反叛,從義無反顧的率性轉化成沉默而委曲求全的大人。

懦弱屈服的太久,會忘了起步時候擁有過的衝勁和理想。徘徊在麻醉沉溺與醒悟之間,忙於重復周而復始始終輪回不前進的自省過程,即失去感受細膩的能力與時間。我從此再看不見你看見的,花五秒鐘念完你用五分鐘寫下的文字,來不及體會已經嘀咕著這什麽呢同時眼睛已經掃去下一行,我錯過了你錯過一個自省的機會,還要念叨著在這資訊與金句齊飛的日子裏這機會多的是呢,貪戀繁華在眼前流轉的,至終竟也只是站在門口繼續貪戀,終忘記投身成仁。依賴著蒼白襯托一抹微微艷麗,到一天終于懷疑蒼白才是常態艷麗等於異類,逆流累了終于轉身,一去不復返。

(插播:他們往上奮鬥,我們往下漂流,靠着剎那的碼頭,答應我不靠大時代的戶口。他們住在高樓,我們躺在洪流,不為日子皺眉頭,答應你只為吻你才低頭。(下流/周耀輝))

*

一直都是從王學圻的角度看世界,電影前50分鐘我在安靜看戯。離開超過十年,忽然回來,老朋友可以仍將當初情誼繼續下去,但深深受過傷害的親人要怎樣承受—— 多少日子裏的等待、想象、慰藉彼此、承受來自四面八方或善意或惡意的問候欺淩,當一切終于注定,對方卻忽然出現。妻子的心碎與責怪再強烈也換不囘什麽,兒子的逝世他想知道真相,爲什麽?如果不是意外發生,他要到什麽時候才會記起該見見兒子呢。事後所有努力除了為自己的自責内疚彌補一點什麽,讓自己能不能好過一點,其實對誰都不再有好處。

到電影下半段,兒子生活圈子裏的人們終願慢慢放下心防願意説話,整個故事才忽然鮮活跳脫起來。老一輩人經歷驚心動魄刻苦生涯以後的安分踏實,對生活賦予的唯一意義只餘下生命的延續。但貌似無所事事的年輕人,不缺活著基本條件,對生活於是擁有太多不確定和可能,反而諷刺地絢麗燦爛。昊子(秦昊)在父親眼裏大抵只有玩和吃,内心的想法與情緒卻原來這樣源源不絕;對林波的照顧,對他戀愛的勸告和後來的不由自主,對父輩的怨懟,集脆弱自卑善良堅強自負可靠于一生,反叛一詞不過是從不了解的眼睛看出去的一道簾,輕佻驕傲地隔絕了兩邊人。

林波愛小雯,愛的激烈愛的衝動但愛的方式讓人難以理解。有這一種愛,他非常非常地愛你,也不惜傷害自己,但更多時候他其實正在不自覺地傷害愛傷害你但他始終認爲這是愛的全心全意沒有保留而你也知道這是事實,只不過事情不是依照你的願望發生—— 他在乎你所有的喜好和需要,但不了解你爲什麽被嚇壞;然後有些時候他失控然後你應該容忍,這一段時間的傷害他不會有記憶,因爲失控。這是愛嗎,還是旁觀懂事的大哥哥眼裏那分了解的光華才是愛呢。你質疑,但情不自禁有些事情就是這樣發生。

三個年輕人+一份超越執著的對父親的渴望與尋覓,促成一段蒼白糜爛的青春。有人率先離場,留下的,會永遠記得那一段海邊的日子,成爲青春墓誌銘。

--

日照重慶

2010 中國

導演:王小帥

演出:王學圻 秦昊 子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