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4

聖誕快樂的。

倒數前50分鐘,這時刻我記得,有一些年,和一些人,在某個街頭某個廣場某座購物中心用貌似很豐盛實則很倉促的食物填飽自己,酒足飯飽街頭盡興之後,能逛的店關門了,能驚呼的聖誕樹驚呼完了,能玩的雪花泡沫遊戲玩過了,能坐的店統統客滿了於是霸著難得的位子終究不捨起來為那短短一段路的散步放棄能讓雙腿休憩的一張凳,開始有些疲累,話題有些枯竭,周圍有些躁動,不耐地疲累地等待著時間一到的五四三二一 —— 燈光一起音樂狂吼彩帶雪花紛飛的五分鐘之後,全體匆忙奔入車陣中企圖在最短的時間内沖出停車場,還要努力避免車子大鏡被僞雪花淹沒的窘境。

不是基督徒偏要趁熱鬧,如今天微博上看有人以爲聖誕節是為聖誕老人慶生般地將聖誕節極盡可能地浮誇化。不不不不是企圖在盛世裏反高潮,這樣的經歷總是要有過才懂得個中美好與煎熬;若有期待的人喜歡的地點我非常願意再疲累盡興一次誰說人必須活得很聰明很清醒才是呢。

於是看見有人在烏節路慶聖誕,記憶又能被嗖一聲帶到十年前我在極近新加坡的宿舍裏聽説著閒聊著誰與誰又過海倒數去,誰遇見了誰,夜裏無處可去的一群人怎樣高興過無聊過快樂過精彩過。

於是聖誕還是要慶祝的,乾脆一點只為慶祝而慶祝,為趕集般的熱鬧湊湊下貢獻一點熱。我至今仍愛的只是某年酒吧外狂奔追煙花時路上遇見了誰擧了一下杯,與誰的眼神對過焦,那一刻莫名擁抱時流竄過的體溫;這些零碎而漂亮的記憶,不經一番貪嗔癡是不會被篩選擁有的。想閙的,盡情去;想靜的,放鬆去,怎樣都可以,我啃過一只豬腿算完成了一次願望:

聖誕快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