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02

我只有看過The King's Speech。

The King's Speech

2010. UK.

Tom Hooper

Colin Firth · Geoffrey Rush · Helena Bonham Carter

這一年的奧斯卡進行途中,我在從美回家的路上。踏入機場是太平洋時間2月26日下午4點,回到家是大馬時間2月28日傍晚7點。前後36個小時在機場與飛機上度過,16個小時的時差,不是專業旅人也沒特別精明的我被時間換算法搞得暈陀陀的。2月27日進行的奧斯卡在什麽時間開始什麽時候結束沒有察覺,依稀只有在香港機場等待轉機時候被告知影后出爐,然後時光網上看見Colin Firth在半個小時前登上影帝寶座。

開心的,雖然當時還沒看過《The King's Speech》。從來沒有特別喜歡過一眾中男魅力明星,但是從去年的《A Single Man》開始默默地喜歡Colin Firth。Tom Ford 為劇中的他打造出來的形象,憂鬱而絕望,性感而壓抑,瘋狂地流瀉著能將人折磨至死的孤單無力感—— 再華麗再璀璨也即將無處可去的世界末日已經來臨。當時有幸在飛機上邂逅此劇,15小時的航程因此也不那麽難受。今年沒有了這樣的福分,新片中唯一一齣非常想看但更想留給大銀幕的《127 hours》一直在眼前晃蕩,忍下了。

*

所以這一屆的奧斯卡我應該熱愛期待的,繼前年的Sean Penn以《Milk》得獎令人熱血澎湃後,今年的Colin Firth和James Franco都應該是讓這古老的典禮繼續發亮的理由。我喜歡James Franco,從《Spiderman》開始記住他那雙仿佛很不屑卻又去到不夠盡不痛快的眼睛,到《Milk》逐漸留意他,到《Eat Pray Love》再被他的邊緣性困惑。這個從一開始就被認爲神似James Dean的大男孩,應該很受矚目,但這些那些角色裏他都只是很恰如其分地演出,讓人很想拍拍他肩膀說聲Good Job,然後轉身去追捧關注其他演員。不是不好,只是不夠耀眼也不見很有個性,溫吞地讓人急死。到這年獨力演出《127 hours》將所有聚光燈都聚集在他一人身上,該是徹底爆發所有潛能的時候了;再加上主持奧斯卡換來的一堆駡名—— 被封Disaster,此時此刻的James Franco不再躲在牆角裏了。《127 hours》和今年奧斯卡我還沒看,說什麽都是不負責任的徒然我知道;只是這一刻我真的很想說,是好(電影反應很好哇)是歹(奧斯卡被罵,咳)都無所謂,總是紅了,且是在年輕得承受得起任何錯失兼有時間改過的時候,前途無可限量呀。

今年的奧斯卡名單中,看得人糾結萬分的《The Social Network》以外我只是看了《The King's Speech》,以一種重遇故人的心態。《A Single Man》反復看了許多次,我認知的Colin Firth是長那樣的,換了個身份當了皇帝他依然像是大孩子一樣地令人疼愛。像皇后說的,結巴也結巴得那樣可愛你的人民怎麽會怪你呢。Helena Bonham Carter脫掉一頭亂髮與癲狂形象以後端莊幽默同樣令人心愛;這樣的一對璧人,這樣一個激奮人心道德教育意義非常深厚的故事,這樣一部氣勢磅礴卻親民的電影,你說,奧斯卡捨我取誰啊。

暫且打住,先入爲主的一點看法先記錄在案。

該繼續去看《127 hours》和今屆奧斯卡,再看能不能回頭來顛覆我自己呢。

2 comments:

  1. 发文到现在过了几天,127小时看了没有?快点写写点什么啦~
    你可以考虑看看他在Green Hornet里头一开始的三分钟客串,很爽的演出。

    ReplyDelete
  2. 都看了啦,可是還沒有時間能很痛快地寫些什麽出來... ><
    這周末我努力看看..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