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5

驚青記。

要學會與自己共處,首先應該學會原諒自己才能接受自己,於是應該對自己坦誠,不虛榮不自憐地說嗯咯我是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候機大堂裏經常看見有人躺在幾張並列椅子上呼呼大睡(不怕一個不小心滾下椅子?),或有人乾脆就在地上拿行李當枕頭睡得安穩(不怕遭遇踐踏?),我還會想,他們設不設鬧鐘?

(Youtube傳來BGM: 做人點可以甘驚青?- 詹瑞文/放棄不如放臭屁)

幾天下來,偶爾還是忘記攜帶自己出街。一天回到酒店,在門口忽然覺得好像明白了中學開始即非常厭惡的一系列XX自己XX自己的書的存在理由;當時想法是搞什麽啊,誰人會不愛自己找不到自己?現在也沒有很徹很悟,只是朦朧間大概可以明白,當年我本來就活得非常忠于自己所以對那些口號非常不屑。有沒有廣泛認同從來不在我的眼界以内,但不清高,我依然非常在乎我在乎的那些人對我的看法。今天忽然想起XX自己之類的事,我想我是被很現實的一些東西淹沒了。

誰人可以不學習呢,聼陳奕迅很豪氣地唱浮誇,然後哀叫其實難唱。誰人的輝煌背後沒有日復日的苦練,只有為應付生活表層而以爲營役的人,只有對自己以外世間所有一切都很不屑很輕視的人才會以爲自己已經做很多,盲目操勞以後偶爾聽見XX自己,才會發現早已忘記自己,於是那些書會被需要被珍視。

嗯咯我依然排斥那些。嗯咯我此刻載浮載沉,在尋找平衡。

*

看見Owen Wilson,總讓我眼前一亮。越來越眷戀他,明亮至極的外表下被禁錮住的是什麽樣的一個人,喜感陽光的人總是看起來很強大,仿佛可以背負全世界—— 而他偏偏實情上是被抑鬱症折磨的一個人,矛盾得讓人無法不親近。(矛盾是珍貴而自虐的寶物,你從不矛盾,你能多懂得接受別人與自己不一樣的事實並且懂得尊重異見?)在Little Fockers裏看見他,喜歡得不得了,他有這樣吊兒郎當這樣聰敏這樣跳脫,末了被逼放下的那一刻,寂寞得這樣脆弱,心疼他嗎,也心疼自己嗎。所以縱然因爲Ben Stiller的陰陽怪氣而討厭Little Fockers,為看他,為看Dustin Hoffman Barbra Streisand 和 Robert De Niro,這電影還是可以看看下的。

另一部電影《How Do You Know》,我看了十分鈡左右即無法繼續。我應該逼自己繼續嗎。

*

飛機上小熒幕看戯總是感覺有點不真實,但沉溺,至今依然深刻記得機上邂逅《A Single Man》的悸動。這次記住的是《Burlesque》,雖是為Christina Aguilera貼身定做,可是我一向很enjoy這類型不需動腦而愉快富娛樂性的歌舞片,而且有Cher,Cher耶!

*

The Fighter 裏,可怕的七姐妹與被安排走上哥哥的路,被注定一輩子要活在哥哥影子下的弟弟至終愉快—— 好吧這是其中一種很個人的選擇,只是這主題巨大得遮蓋掉一切,我看不見其它。Christian Bale付出很多,單就減肥一事已經應該讓人很感動;至於其它的,就這樣,沒有改變,我依然會遠遠地敬佩著他,就好。

重溫了第6季的Friends(這次終于是完整season,不再是隨機幾集的故事,真好),和當時teenagers的自己敍敍舊;沉迷的換了The Big Bang Theory,Sheldon太可愛了啦。

*

順便也聼了林志炫的《浮誇》,網民大多批評這版本與陳的相比太膚淺,也有人為他平反說這是反浮誇啊;不管意念有多清高,不合時宜對流行曲而言確實是事實。黃偉文的浮誇已經不乏自嘲,又有何必要明刀明槍用整整一首詞一把好聲音來畫公仔畫出腸呢。從小我們學習的價值觀何嘗不是做人要踏實要儉樸要低調要謙虛,即使反其道而行,依然善良依然對社會貢獻付出而且對自己忠實認真負責與自己和平共處,這才是我們真要學習的。

一整個周六,我是這樣不安份地度過。

*

(+ 週五,在Barnes & Noble的雜誌櫃上遇見沒被密封起來的《Bon Magazine》。P206是Rain Phoenix的專訪,總是會提到他們極具社會醒覺的一家人,也總是會提到她親愛的哥哥River Phoenix,他短促但極璀璨極巨大的一生。在美國,River Phoenix是唯一會讓我嘗試接受美國這國家的橋梁。)

(再+哀悼。繼這附近的大型影音店Fye關門以後,這一區的Borders也在四月底結業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