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01

我與美。(再扯遠了。)

是時差嗎,莫名其妙回頭找我嗎,這鐘點,淩晨三點十五分我沒睡意。

想很多啊。第三次來美,一下子從去年的抗拒生澀到忽然被人哇一聲那麽頻密;從起初對街邊仙人掌的仰慕到最近慵懶地遠遠等著人們遊玩回來;從起初的哇啊真便宜努力搜購一些有的沒的到今天我懶,懶得來了兩個禮拜仍未上亞馬遜搜購,感覺奇異。我不是太容易適應,我只是從根本上假裝這一切根本沒有發生過。我希望能在這裡那裏交換日夜的間隙中,能保有我最想成爲的我自己。

是最想,因爲還不是。此刻我認不出自己。

*

這算小鎮吧,我問熟悉美國去過一些地方的朋友。當然不是大城市如洛杉磯三藩市紐約那些,可是,大部分地方基本上也就差不多長這樣了。這裡算是熱鬧的了。嗯,有很多吃的喝的買的,選擇繁華得囊括亞洲大小囯歐洲大小囯等,吃不是問題。可是再怎樣,始終還是覺得自己變得好單純,工作以外簡單吃喝行走,說的做的買的都好閑散,街上的人節奏悠閑。在這裡,如果再待久一點,整個人就會慢下來了。朋友皺眉說。

始終是習慣營營役役的亞洲人,我們寧願擾攘煩囂嗎。

一直不怎麽想刻意地去談這國家。從來沒有特別的喜愛,因此接觸不多了解的太少,我怎麽說怎麽談,都不客觀,都太冒失,太不公平。即使我從小極愛大峽谷,想象它是應該被瞻仰的,可是我太實際,我從來不認爲有一天我會舟車勞頓地飛越太平洋特地來看它一眼。可是事情就是很奇異地發生了,一天來到亞利桑那洲,大家很自然地說,那麽近,才5小時的車程,當然要去的。就這樣糊裏糊塗地披星戴月趕了去,種下一刻震撼。此後新到的朋友在問要去嗎,我說去過了不去了,這感覺好揮霍。

幾天前和親愛的L談起,我其實有點改觀,我不再那麽排斥這裡。我喜歡這裡空氣中的自由與尊重,雖然不一定與我有關;可是至少街上人們碰面了,會很禮貌微笑打聲招呼,你真的能感覺得到人們之間是有connection的,不是我們一般上習慣的假裝冷漠一不小心四目交接趕緊若無其事。購物中心裏的人們穿成什麽樣子的都有,沒有奇異的眼光。當然不會全都是好人,還是有歧視啊粗暴啊魯莽啊種種人種種事的,我只說,至少還能感覺得到善的那方面。

依然遠觀祖國越來越匪夷所思的政治新聞,越來越不可思議的句子從我們曾經寄予厚望的政治人物們口中宣洩,是狗急跳墻的窘迫。我的祖國是馬來西亞。我在我自己的國家都避不開種族課題,我有什麽立場去評述其他國家的種族歧視呢,無奈嗎。

我一直很想說,心不轉,境轉吧。可是,我們能到哪裏去呢,我不知道。我的爺爺太爺爺們不辭勞苦遠渡重洋到南洋尋找活計,他們來的那地方,也不是我們可以回去的。一個人會無端端被失蹤,文學音樂作品等智慧產權光明正大被掠奪,歷史被掩蓋。沒有自由,人不能算是活過。

*

身邊很有一些人,或移民來美,或舉家搬遷來這工作兩年。短期的會說,一個體驗。長期的會說,對孩子好呢。那麽,對於我親愛的大人們,到底你們是覺得怎樣?

當然沒有一概而論的。你喜歡,你不喜歡,都只是選擇,不要辜負空氣裏的自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