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5

Swimming.



這晚游泳, 遇見一男一女貌似姐弟的人。男的像在十幾歲的躁動期,從起初怕冷不甘下水一直在池邊走動,偶爾伸腿探探水溫;到後來終於下了水又不安份游水,從這端到那端時走時游,到噴泉旁淋淋水,然後就聽見他說好啦走吧。

一個人游泳會想很多事情,其實挺過癮。 十幾歲時候游泳時我在想甚麼?那時我們很年輕,游泳沒有認真過,在人山人海的公共泳池,長方形的池子里我們選擇的游泳路線是短的那端。來回一圈很快,然後靠著池邊,愉快地說我們青澀苦悶沒有逃生口的心事。某人喜歡某人嗎,再刻骨銘心我們也沒有很現實地惶恐考量過甚麼,都以為,前方還有很多未知和可能。當時我還沒開始戴隱形眼鏡,彷彿也錯過一些好玩的事與人。那時我們阻礙了許多選擇長路線真鍛鍊身體的人,不是不內疚的,只是自問也盡量遷就得很好的了。然後忽然到了今天,我們都開始習慣游長路線,認真地游。時間過去太多事情不一樣,安慰的或許是,到了今天我們偶爾還在泳池邊說說話。

離開泳池在花灑下沖水時候,《A Single Man》里Kenny挑釁(逗?)教授那張臉忽然浮現。大學時期離開家裡我們放縱,有沒有一個夜晚,在海邊,不小心留下一個永不磨滅的momen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