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3

Henry's Crime: 漫無目的就是人生的全部。

Henry's Crime.Malcolm Venville.US 2011.Keanu Reeves.Vera Farmiga.James Caan

隨波逐流四個字有了映像化的記錄,像真有一道河,承載著Henry輕柔但堅決地漂流。偶爾的起伏是水的定律,或剛巧經過某些礁石,都不是人的意願在左右些甚麼。毫無主見且清楚知道自己所做一切都是隨波逐流的Henry,起初是一名善良沈默的收費站職員(Julie忍不住大笑:you were watching everyone go someplace, and you were going nowhere. 殘酷但真實。),過著平靜的生活。 妻子說,要個孩子嗎?好啊。你真愛孩子嗎?愛的。話說到一半,久未連絡的舊朋友來訪,邀他打壘球,好啊。上了當入獄,妻子說愛上別人啦,他也說,好,只要你快樂。乏味沈悶沒主見的男人。人們不明白,你為甚麼不為自己辯解呢,你根本不是搶劫犯。被問了許多次,一天他說,也許我想要有個變化。(連變化也是被動的。)監獄中遇上了寧願過獄中簡單生活,始終不肯出獄的Max;Max問,你的夢想是甚麼?

出獄後他終於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夢想,堅持要Max出獄幫他實現-搶劫當初自己被告搶劫但實際上沒行動過的銀行。夢想的定義漂浮虛假也根本沒有實踐的能力,一切依靠Max幫他策劃鋪排。他認識了舞台劇女演員Julie,喜歡她,到後來醒悟自己的所謂夢想意味著必須離開Julie。



所有一切都在隨波逐流,連電影的調子也是。背景音樂不停提醒你這是輕喜劇,傻氣的Henry一開始也讓你嬉笑了嗎。可時間過去,沒個性的人們與平靜的故事溫吞得教人不耐煩,像在提醒你,不是選擇隨波逐流嗎,那生活就是這樣啊。 一邊平庸沒衝勁地過日子,一邊企圖自聲色娛樂中汲取刺激養分,公平嗎。無愛無恨無表情無夢想的男主角麻木得教人惶恐,像巨大的鏡子在反映人們的生活。太多人活得太麻木,辦公室充斥著早被生活磨光銳角也對前景絕望的白領,即使開會說話語調仍然抑揚頓挫,該有的認真也奉上,可下了班即陷入無所事事百無聊賴沒重心沒興趣的蒼白生活。

害怕麻木,因為離得太近太迫切。今早讀艾未未:「熱愛生活這個詞有些簡單,生命力、好奇心、欲望、熱情這些都可以說是組成部分。生活更多是一種體驗。因為體驗才可以活著,才可以稱之為生活。」驚悸,我的好奇心與生命力去了哪裡?暗地裡其實我想過,生活如果可以一直就這樣過下去彷彿也不錯,甚麼都不需要。可是再想遠一點,這生活,實際上將我引領至NOWHERE。沒有不可預料的未來和探測未知的慾望,剩下一副空心軀殻。每次聽見林憶蓮在唱林夕掏心淌血寫出的「恨不得一夜之間白頭」,那意境太讓人神往-卻實在不該被盼望。

好奇心,生命力,熱愛生活這些事不是嚷嚷就能有的。只要活躍點,一天之中我們能遇上的據說改變無數人一生的金句有多少呢,往往都有當頭棒喝之效,可睡一覺醒來能記住的有多少呢。再遇見,再立志,再遺忘-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我們也設定只保鮮一天的新目標,又能去到哪裡?

「the real crime is not committing to your dream.」號稱活在夢想中的Max如是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