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3

I guess I'll call it a day.

「I'll call it a day.」

每次聽見,都像當頭棒喝。活得太緊繃,做甚麼都像過了頭;無頭蒼蠅的忙碌是,沈迷遊戲的積極是,啥也不幹賴沙發的懶散也是。於是時常必須很糾結,守株待兔等一個句點,而這就是。

只要這麼說了,就可徹底放鬆,多好。



感動變得瑣碎,感覺變得遲鈍。曾經迷戀過的Chicago Cheesecake不再像從前那樣打動我,新山City Square前大馬路邊與好朋友共享一塊蛋糕的記憶會一閃而過,就過。終於買到女神Tilda Swinton專題的《W》雜誌,也不太激動。甚麼都一樣,都會過去的,第一次之後重複第N次的事情還能刺激麻木的神經嗎,到一個境界,開始懷疑一天如果真讓我親眼看到夢幻中的演唱會,我會悸動多久呢。

因為微博上關注了李銀河老師,這幾天都在關注一對戀人的境遇。甲出櫃了且得到家裡的認同,乙剛剛出櫃被家裡強勢打壓。乙很年輕,文字很飛揚,偶爾飄散年輕的放肆與不掩飾的愛,同時也為家裡的一連串動作消沈。起起伏伏的情緒,蕩氣回腸的宣言,誰都希望他們至終能得到幸福。有那麼難,真是那麼難,我們常常遺忘一個人的性格與抗壓能力通常並不在自己的掌控範圍之內。在旁邊乾著急吼說堅強點嗎,實行起來根本不容易。一個人要真正活出自己,而非被一堆idiot guides洗腦後去活別人希望的你以為的自己-根本是難難難加罕見。

只是仍然不可思議,可理解但不能接受,這年頭還要打壓同性戀,是怎樣?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口號喊得再響仍許多人充耳不聞,或當事情在身邊發生,就亂了陣腳。繼續呼喊,繼續鬥爭,還有太多的不幸在身邊發生,+ve的意念能傳播一個是一個。

天災人禍依然頻密。索馬利亞的旱災飢荒,人為的恐怖襲擊,沒人知道末日何時到來,可仍學不會自愛。

仍妄想千秋萬載。



終於看完了哈利波特,是斷了兩三集之後的再續。一直仍然有在翻書,故事沒有中斷。沒看上集是因為討厭故事在壞人得志時候中斷,是我看戲依然期望完滿大結局。這集的哈利波特變得沈重,唯一讓人歡快的是妙麗兩次為榮恩的點子極感動的時刻-第一次他提議找巨龍牙毀聖器,妙麗感動激動得不得了;第二次兩人望著哈利消失在地圖上,榮恩說你說過當他進入某地方地圖上就不顯現呀,妙麗自肺腑喊出的Brilliant!令人跟著興奮。愛一個人,可以有太多理由。哈利波特完滿結局,最感人之處是三個主角都健康地長大且成為有目標有想法有行動的人;現實中的他們比劇中那個複製人生的叔叔阿姨漂亮得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