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5

Tilda Swinton : 大口呼吸。

深被8月份《W》雜誌上「Planet Tilda」這專題名字吸引:如果真有這麼一個地方,不會是一顆圓得正經八百的星球,它會是一片孤傲懸浮空中的土地,超脫所有科學理念以外。如果真有這麼一個地方,我會渴望親臨但旁觀,不打擾漫遊空中的女神;然後貪戀地守候隨時可能到訪的客人-Derek Jarman即使不是住客,也必然會從他的Garden偶爾過來串下門子說會話吧,還有作為星系中心被Planet Tilda環繞的,David Bowie 偶爾也會天神降臨吧。

超愛Tilda Swinton,我的神。她是Derek Jarman的繆思,Derek Jarman是她的伯樂,第一次被她的魅力徹底征服是從《Edward II》開始。《Edward II》兩個漂亮男人繾綣唯美富張力的愛情以外,被冷落一旁的她安靜地發放著攝人的冷豔,幽暗的城堡封不住她的魄力。她一直是Derek Jarman的好友,經常出現在他的作品里,包括他謝幕前教人心碎的最後遺作《藍》。他離開以後,她繼續在獨立電影和主流電影中來回穿梭。她常被一些個性強烈性格陰鬱複雜的角色吸引,在《Julia》里酗酒,《I Am Love》里出軌,《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里演一個不完美的母親。認為在好萊塢演戲等於渡假的她,也演過納尼亞王國的壞巫婆,近期更憑《Michael Clayton》摘下奧斯卡小金人。關於這個,她笑說,從沒在電視上看奧斯卡的她從不知道這有那麼重要,得來的獎項被擱置在廚房桌上兩個星期,一雙子女更不當它一回事。他們在蘇格蘭定居,家裡沒有電視。

《W》邀來攝影師Tim Walker為她拍攝這一系列的星球照,她和好朋友Jerry Stafford一起構思許多由電影激發靈感的造型,但最主要的還是她最愛的Style Icon:David Bowie。從看過他那出《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開始,被深深吸引住的她自此一直環繞著他運行。一頁頁翻閱,真會讓人覺得他們確實來自兩個很相像但彼此從未遇過的行星,同樣荒涼貧瘠的土地,同樣高佻孤高的人,同樣孤獨冷清的呼吸方式,散發讓人無法直視的光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