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9

本是同根生。


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 2011 / US / Rupert Wyatt / James Franco

那年初看《Planet of the Apes》(2001)我在念大學,具體人物情景故事已經不復記憶,可當時一班人夜半看戲然後受震撼的印象鮮明。當時不是很流行一些動物野獸嚇人的戲嗎,我以為又是那樣簡單放空的好萊塢刺激感官戲,看完才知天外天果然存在,那樣黑暗那樣睿智的一部電影,來自一個當時我不認識的導演Tim Burton。

再看今年的《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難免很期待。天真地以為劇終必須是人猿們被送到某個星球去,不然怎麼叫rise of the planet嘛,還是人類集體升天?結果都不是,結果是預告了續集,病菌的擴散和人猿們增長的智慧,都需要下文。

陽光明媚的城市,快樂成長的小人猿不能成為一個故事。將聰明的小人猿帶回家,當下的想法在等待甚麼發生,沒人能限制得到誰的自由,尤其是那誰有足夠的智慧決定自己作為。有James Franco,有一段愛情故事,有回歸自然的想法(嘿他們不只是普通人猿啦,自然公園能滿足嗎),有討人厭的人類。集大成的一部戲,沒了2001那版本的黑暗衝擊,一味將道理人性和因果將你餵食。

最後Caesar成王是必然的結果,那不是受到玷污與影響,就像擁有成熟思考能力的人們必然得學會的生存之道。而所有形容人類自作孽的戲,都逃不了一個必然的結局-我們的成品總是比我們強大。不管是被實驗激發智慧的猩猩還是純科技創造的人工智慧機器人,體能與防禦力都比我們強,無涯的腦袋也比我們發達。我們被困在嬌弱的身軀里,以無法徹底發揮的腦袋掙扎思考,等待救贖。

我們到底是太有自知之明,還是在謙卑,還是依然迷信英雄和團結力量大?
那一束樹枝/筷子,是我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