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04

The Beaver。你說,你不由自主。

Director: Jodie Foster/ Cast: Mel Gibson/ Jodie Foster * US * 2011

最近在玩薑餅人逃生遊戲,故事說的是一天薑餅人忽然覺悟:就要被送進烤箱了,得趕快逃跑-於是薑餅人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沿途遇上懸掛著障礙物(趕快滑壘般滑過去)、擺在地上的尖銳物品、不斷出現的地洞,和偶爾幫你偶爾害你的吊燈樹枝等等。遊戲進行時薑餅人得一直不停地跑,如果玩家忽然鼻子癢了起來薑餅人就只好壯烈犧牲了。我說這真的還有點像人生,你只能一直不停前進,無法停止;再美好你不能停步,再殘酷還是要面對,再多障礙你只能想辦法越過去,直到煙飛煙滅。

忽如其來的念頭,很老生常談不是。《The Beaver》裡,長期受情緒病纏身的男主人說,讀再多的自救書籍也是徒然,困擾就是困擾。凡人追求的人生大多只有一個模式,找個合得來的伴侶,說服自己非常愛他,假裝擁有愛情,爾後成家立室事業有成就是圓滿。一輩子混混沌沌迷迷糊糊困在自我設下的局裡也就算了,想不多有時真的是福。可如果一天忽然清醒,忽然自我質問到底追求的是甚麼,想重新來過卻無法不懊惱年華已經幾乎被揮霍殆盡-怎麼辦?不如假裝那只是一閃而過的無聊念頭,笑過就算,繼續自我蒙蔽。可如果假裝不來,也沒勇氣進行革命,剩下的於是只有崩潰毀滅這條路。

我們都懂這些氾濫的人生大道理,可是仍然都在假裝不懂,或說,不重要。

Mel Gibson飾演陷入情緒谷底的男主角,一張臉頹喪沈鬱得幾乎要垮下來,將絕望深刻地鑿在臉上,教人無法直視太久,害怕被感染。我們都是帶菌者,發作與否只需被激發。日復日重要但瑣碎的工作有時無聊得令人髮指,一字排開的亮眼白領里誰是真的相信生命的意義在一張寫字台上。他無時無刻嗜睡,像保險絲斷掉的燈泡一樣不停明滅掙扎。活得那樣絕望,望著青春正茂的孩子仿佛也能看見同樣蒼白的未來。作為他的妻子更是折磨,必須積極樂觀的生活里她無法理解他的困擾;一味給與無窮盡的愛不是萬靈丹,有時過度的關心正是最需要被逃避的。

海狸的出現提供他一個逸出常軌的機會,想說的話與想做的事都被埋藏太久,需要透過第三者來進行。放下責任感的包袱能感覺整個人輕盈能飛,隨心所欲得連社會異樣眼光也能甘之如飴。要多大的壓抑多重的負擔,才能換來霎時間的愉快放鬆?

Jodie Foster給你說的故事,道理其實你統統都懂- 但你準備好自救了嗎,或你寧願乾脆徹底沈淪?電影不是蒼白軟弱的說教指南。電影只將真實的人生搬出來在你眼前重演一次,男主角最後到底能否真正康復仍是迷;正如你看完後是被激盪了或是被忽悠了,也只有你自己懂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