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0

不再專注。

小時候讀白蛇傳,印象中,場景是在班上。當時學校很流行不時有人來賣書,一套四本中國民間傳奇之類的。同學間買了書,靜悄悄地在班上安靜地看,交換著看。水滸傳西遊記之外,白蛇傳是少有的愛情故事,混在一班懵懵懂懂情竇初開的孩子中。

不記得具體原因,但一直沒有很愛這故事,甚至經常會想跳過這故事。應該不是因為被西遊記養大的妖人之分觀念太強大。是因為當時無法忍受故事里的許仙太軟弱-英雄一般不是那個樣子的,王子從來都在救公主,金庸小說里的男主角總能撐起半邊天;還是因為白素貞的愛情再偉大,許仙愛得不夠堅定而有種寂寞失衡的冷清?

非常非常多年以後,即使對於愛情不再是這樣單調的以為,最初的抗拒仍在。看程小東的《白蛇傳奇》,故事被具像化以後,記憶中模糊的主題被渲染得更散。水漫金山死得人多,是怎樣,人們還能從中宣揚愛情?近年人們對類似大水鋪天蓋地的景象不再感覺遙遠,共同的記憶仍在,大水中,有多少對愛得盪氣迴腸的情人被白素貞的憤怒淹沒?

我們為甚麼還挺白素貞?

過後我再回想自問,是怎樣,變成一個不再為愛情故事感動的女子?愛情的層次如果有那麼繁複,有多少人能有幸得到最高層次為對方而活兼一輩子幸福快樂的境界?人們太慣於訴說相愛,一相逢馬上發誓一輩子的例證太多,條件符合既結為連理。沈悶不是問題,可以添個孩子增加話題。途中即使出軌,對象也往往只是對方某一階段的另一版本,或純為生活添顏色,愛得掏心掏肺也搞不清楚太渴望的到底是愛還是背叛的痛快。總搞不清楚自己的願望,隨便犯規跟隨的只是最原始的潛意識。 沒有答案,也懶得再問。

有過嗎,時間流逝太快偶爾會將不該遺忘的記憶也帶走。有過那樣的激情嗎,有過那樣深刻的烙印嗎。是有的,激盪過,但遺忘,也許就該算是失格。不責怪花花世界太教人眼花繚亂,你是有選擇的,能像白素貞一樣在山中修煉千年,動了凡心,對第一個看上的對象從此死心塌地寧願放棄千年道行--專注力永遠只放在一件事身上,才是你我真正自願放棄的能力。

鼓吹multi-tasking的世界,怎還容得下乾淨清澈不管世間繁瑣他人生死的愛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