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5

時光偶遇:龍貓。


微博上看見康永哥轉發一則有關龍貓的趣聞,題了句“能夠像祂一样、对雨滴声感到惊喜吗?”

立馬溫暖起來。偶爾重遇見這些曾經代表生命中某階段的事物,會被打動、然後感慨這些年來活得真隨意啊-這其實好像證明自己根本不是清醒地活。有這麼善忘,很隨意地拋下一些生命中明明很重要的事情,專注在一些貌似正常其實很浪費時間的事,逐漸消失的集中力都揮霍在錯誤的地方。

首先在腦袋里浮現的是大學。那些夜裡躲在黑漆漆課室里非法集會的日子,曾有對很有文藝氣質的情侶認真推薦在下鄉期間辦觀影會讓孩子們看龍貓/ 那年生日,我說我想要龍貓布偶。後來我真的得到,我買給自己了,同時初次學會寵愛自己可以很簡單/ 因為龍貓失望過嗎,沒有嘛,得到龍貓的快樂不允許誰人來玷污/ 後來開學回到學校,我竟再次收到同一系列的龍貓布偶-同學甲說因為你喜歡嘛。我感動過,並且以為自此懂得權衡輕重而其實並不。

我是那種可以很輕易發現教訓,但永不學乖的笨蛋。

那些荒誕的日子,怪異的不是那些夜裡蹓躂好朋友同床共枕的日子,真正荒謬的是人們都在很努力尋找自己舞台上的另一半。從有限的人選中找一個看起來還不錯的,過一些很典型的生活,一起吃一塊八三菜一湯的午晚餐,時間到送送花,看電影喝個茶,宣告說我們戀愛了。不需要很契合的靈魂,只要彼此條件還可以。相處的日子里,大家不停的摩擦耗損里,溫度逐漸流失,戲還是表面歡快地給演下去了。



大二假期我愛上拼圖。在新山還是馬六甲買了拼圖,我在房裡一片片砌了起來,塗上一層透明膠,乾了之後貼在厚紙皮挂在牆上。一幅幅的龍貓,是牆上難得色彩豔麗精神颯爽的景色,得到慰籍過的,那樣熱鬧那樣充滿希望。而且大學本來就是充滿光明前景的不是嗎,儘管偶爾被考試烏雲籠罩也曾被畢業論文壓得透不過氣,偶爾也為閑雜事掉掉淚,可總體來說還是積極的。

可是後來,那些拼圖去了哪裡呢,我記不起。我那樣的執著,當時一定只能是帶回家裡的。可途中經過這些那些地方,最後是遺落在哪裡了呢。我記不起。

我矛盾。我戀物。我其實啥都不捨得丟,可我至今遺失過的海報、拼圖、雜誌、書本,能記起的有那麼多,不記得的更加失散四處了吧。

雨滴,我此刻想念家鄉那種狂暴帶塵的雨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