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6

My Own Private Idaho: 終結懸念。

自作孽,明明大愛《MY OWN PRIVATE IDAHO》,明明終於來到拍攝地波特蘭,還是特意不帶碟:怕弄丟,怕弄壞,總之就是一堆莫名其妙的理由。

後來還是因為太想念,終於自NETFLIX租了碟。買了劇本,邊翻邊看電影。劇本是最初的版本,營火那部分還是原來未經RIVER PHOENIX改寫的部分,還不成為後來細膩動人的經典一幕。幫助BOB逃離警察那段,原著與SCOTT演床戲的是一個名叫DENISE的女生。看了好幾次的MOPI,其實從來都沒留意過她,目光永遠固定在RIVER PHOENIX身上。

電影里,SCOTT對MIKE的疼愛與照顧挺含蓄,多次都透過目光表達。劇本里他對他的照顧坦誠許多,雖然有好幾段後來沒被拍成電影:

場景一:LAS VEGAS:走在路上的MIKE被三個黑人圍攻。嗜睡症忽然發作,SCOTT馬上出現保護他,與黑人對抗。/場景二:街邊,MIKE在睡覺。開著MERCEDES-BENZ房車兜了好幾圈的德國人HANS終於停下,在街邊眾小孩中尋找目標。GARY主動上前與他搭訕,他不理,堅持要的是MIKE,SCOTT再次出現打發掉他。/場景三:BROADWAY CAFE里,SCOTT在安慰哭泣的DENISE,因傳說中殺過人而被大家害怕的MARY對著MIKE的臉上呼了一口煙。SCOTT NOTICES THIS, BUT HE ATTENDS TO DENISE'S PROBLEMS. 這口煙拍了,但那一眼沒有。

MIKE在街上昏倒,被德國人HANS送回波特蘭後在SCOTT的懷裡醒來。他一度懷疑SCOTT趁自己睡著的時候賣了自己,這段對白暖暖的:

「No, Mike, I'm on your side.」
「I was just kidding, dude.」
「Gary's up here somewhere. He left three days ago, he flew up with some John.」
「Exotic. Have you seen your dad?」
「Are you kidding?」
「I'd visit my dad, if he was here.」
「I have to take care of you.」

MIKE懂得SCOTT的貼心。他覺得他像個漫畫里的英雄人物一樣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刻挺身而出保護自己,是這條街上大家的保護者。他知道他的出身,知道他來自非常富有的家庭,搞不懂他幹嘛要在這裡和他們混,認定他要嘛英雄要嘛聖人。雖然最後他明白SCOTT對他自己的保護遠遠超越他對所有人的保護。但沒關係,MIKE雖然隨時發病,但他比誰都更清醒。他不怕面對自己對SCOTT的感覺,也從不奢求SCOTT對自己能有多好。

最後一幕,他在大路上睡著。有車停下,將他帶走。這是很懸念的一幕,撿他的人到底是好心的路人甲還是他哥哥,還是真是SCOTT?雖然也聽說過真的是SCOTT,但總懷疑是大家一廂情願的說法,直到將劇本翻完,發現原作中其實還有真正的最後一幕沒被拍成電影-


大滿足。

*

2007.7.16: 筆記一
2008.12.26 筆記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