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6

How could guys like us worry about a tiny little thing like the sun? Hm?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 2009 Aus/UK/US | Spike Jonze

《星戰5》裡,年輕的天行者不信自己能以念力抬起一整架太空梭。尤達大師親自示範給他看,目瞪口呆之餘,他說:「我無法相信。」大師說:「正是你失敗的原因。」嗯這是很激勵且很應該有當頭棒喝的效果的。我們總說理想很偉大,於是乎,就好像真的偉大到一個我們幾乎從來不敢奢望能到達的境界。所以總說實現理想很難。這“難”是自我預設的一個關卡,實在很有點自尋煩惱的意思。不如,和路克一起,專心修煉。

*

這一幕是在看《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時想起的。MAX忽發奇想要大家齊心合力蓋城堡時,這一幕忽然浮現。這電影不停喚起童年時曾經有過的感覺,那些很細膩的感受,隨著我的成長神經線變得忙碌也被磨得粗糙以後失去的這些那些。起初MAX蓋了一個雪洞(小時候誰沒有秘密基地啊),但找不到人分享-以為可以借用姐姐的朋友卻被大人的不細心傷害了。小孩的世界,只有同齡人有辦法看得見,大人的光臨再細心也始終只像是帶著大方的寬容。過後,他在房裡佈置了獨有的堡壘,興致勃勃找媽媽陪伴但時機不對,媽媽的情人剛好造訪,但他無法理解媽媽為甚麼因此就不陪自己玩。大人的邏輯對小孩而言是荒謬的,小孩的行為在大人眼裡更像難以理解的失控。各有各的標準,沒有對錯。

回味過了童年時曾經有過的寂寞,偶爾跡近荒涼與無助的那種FEEL之後,接著進入的是很難被想像的勇氣。勇氣是成長過程中,消失得最莫名其妙的特質;小時候看很多童書漫畫,都在崇拜各種英雄,從快樂王子到司馬光到鹹蛋超人都是。那時候我們都說要勇敢,可是在艱辛的長大過程中學會迎合與乖順之後,將僅餘的勇氣和自信都一起拋棄。離家出走的MAX來到森林,遇上了毛茸茸的居民。他們巨大而天真,兼具原始的樸實與可怕,玩粗野的遊戲,感覺不對就嘶吼打架,我討厭你,我要吃掉你,玩累了就甜蜜地相擁入睡,溫柔互說GOODNIGHT EVERYBODY。MAX勇敢地講故事,編造打敗維京人的事跡,成為他們的王。當王必須承載子民的熱切期望,新的王會給他們什麼樣的新氣象呢,於是王說,建城堡吧,打泥戰吧。

像孩子般無法接受好朋友另有朋友的CAROL,哀傷地問,王,你承諾過的自動斷頭裝置呢?不是說好,新城堡要能將討厭的客人割掉腦袋嗎?王累了,想要一個秘密基地。CAROL憤怒地說,我們一起將城堡拆掉吧,反正最初建造的理由已經不在了-當時不是說好要給大家造一個溫暖同眠的地方嗎,王你怎麼要秘密基地了?王與CAROL友好了,JUDITH馬上吃味地說,王你偏心,王你沒有對我們一視同仁。太多的情緒,小孩的感受空間原本就飽滿而刺激。只是寂寞無所遁逃,仍然涵蓋一切將王淹沒,王想家了。

*

和《CALVIN & HOBBES》一樣,從小孩的想象空間延伸開的故事都充滿漂亮的驚奇與快樂,但一旦被揭穿這不過是想像,會教大人黯然。樂在其中的小孩全心全意相信的,他們不會遺憾這不真實,但旁觀的大人會。從前初看《CALVIN & HOBBES》,很單純地以為真是一個養了老虎當寵物的孩子的故事嘛,挺好玩;後來知道了HOBBES其實是一隻布偶,幾乎要很憤怒過-但是回想從前不也曾經很忠誠地相信過我的純白毛毛熊擁有與我交心的能力,確信過能從黑眼珠中看見靈魂的交匯,嗯那確實真是很快樂的。


2 comments:

  1. 我很喜歡Calvin & Hobbes,也曾經擁有一班毛公仔跟我和弟弟做朋友……

    ReplyDelete
  2. 我現在很想有一隻毛茸茸的野東西可以抱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