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0

你的眼角餘光。

時間行進速度忽快忽慢,抽象得簡直難以理解。在平常的情況下,清早醒來,不管夜裡發的夢有多曲折離奇有多痛快難堪,都是醒了就忘了。只是偶爾總有例外:被快遞吵醒的那天早上,我正忙著一個很累的夢。七年前我們約好見面,我臨時放了飛機-到這天你終於來了,我們終於再見。我在街角等你,看著你開著黑色車子轉了個圈,停在我面前。我快樂地打開車門,正要嚷著說好久不見時間沒改變我們-卻怔住了,平日我坐的位置上坐著你的女人。你適時地微笑,提醒我上車吧,就換個位置,沒啥大不了。一路上我們禮貌地聊,說一些不怎樣的話,到七年前我們約好的那海邊去。然後,我們各自入住酒店。我們在海邊玩耍,和你七歲的孩子和一些我後來沒再聽說過的其他孩子。傍晚我們一起去吃飯,你開了輛好大的車子,寬敞得足以讓孩子們和我都在裡邊野餐。你轉過頭來,歉意地說,有點亂,孩子多,沒辦法。我同時看見你已經將髮型回復到從前最好看的那瞬間,你臉上的歉意裡隱藏的驕傲-一如七年前你得意地告訴我你的存款已達五位數的那種光芒。你說,車子是CM。大概是某種奢華得我從沒聽過的牌子,我說喔。我安靜地旁觀你忙碌的一家子,和你可愛的孩子親熱地玩耍。沒有甚麼新的感覺被激發,只是那股被冰封在七年前的溫暖仍然蔓延,你的在意和你的眼角餘光,從來,就是我所想要得到的一切。

對你,我要的從來就只有那麼多。七年後,我終於明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