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6

自找麻煩。

他們活在兩難中。有時候想想,人生苦短,青春易逝,不如及時行樂,嬉戲度日,但午夜夢回,又怕浪費時間,蹉跎歲月,到頭來一事無成,晚景堪憐;一邊覺得自己玩得不夠徹底,為實務糾纏未能放縱盡歡,一邊怨自己未能盡力工作,經常貪逸樂而沒搾乾自己投入在事業上;同時盡做盡玩,有這樣精力的有幾人?要透支精力,就要做運動打坐,結果每天花時間去搞好身體使自己能減少休息時間換取多點時間去做去完;還要記住不能暴飲暴食,否則前功盡廢;這時候會有人說,我們中國人講中庸之道,但大夥的問題正因為太中庸,想玩的東西太多沒精力去玩,想做的事情太多沒時間去做。霧數煞。」-P139, 陳冠中《香港三部曲》

透過敘述主角張得志的生活,既入世又抽離的態度,不批判,將一個人和一個時代的密切關係細細剖析,將所有對錯和浮動的道德觀交由讀者自己決定。生存作為前提,每個人的道德底線到甚麼程度,本來就是極私密的答案。深為這書吸引,到最後QUOTE出來的卻是這樣幾乎最不含HIDDEN MESSAGE的一段,直接明瞭得簡直與主角態度南轅北轍。

就真的只是,被這樣赤裸裸將我們這類人解剖至骨髓深處的一段話打動。太傷人了,也太真實了,真的,我們這類人,70/80後,端坐辦公室內,心在與工作無關的各種領域內流竄,矛盾掙扎到一個極點,不管外表至內在都是最溫和的。偶爾在臉書上發發作,說一些貌似很清醒的話,然後繼續渾沌,至多指桑罵槐地批評老闆公司,已是引來眾人爭相驚嘆或走避的最大叛逆,怯懦得簡直教人髮指。不是不知自己在做的事與心無尤,只是假借以生存之名逃避自己的懶散不積極與害怕改變;反正原來最基本的生活指標「FOLLOW YOUR HEART」也已經變做偶爾觀賞讚嘆用的裝飾品。永遠自覺做得不夠(奴性自此攀升),真正玩得不夠,憎恨中庸偏又活得很中庸,口裡嚷著活在當下一邊擔心晚年風景,活著像為了最後幾年。

昨天胡恩威在微博說「香港流行音樂從來都是十分低俗的;許冠傑也是很俗;黃霑也是很俗很老套的人生觀;俗是香港文化的主體特色;俗是意識上的;像"命裏有時終需有;命裏無時莫強求""變幻原是永恆"阿媽係女人的俗。」,一如所料引來很多反彈。因為說的人是胡恩威,所以會懷疑這簡單句子真正藴涵的含義並非如字面上讀到的淺白。後來胡再說,「我說香港流行文化低俗;有人對號入座演譯為批評;低俗不是罪;但只有低俗只可以低俗才是恐怖。」。低俗不是罪,但低俗在群眾意識裡是最被擁戴但又最怕被揭穿的真相,說一套做一套是每個人的天賦本能。像我們,一邊天天在臉書上金句,一邊以最卑微的態度求生;一邊抱持通天理想,一邊將時間統統貢獻給無數電腦遊戲。討厭FARMVILLE、認為這遊戲很白癡的IAN BOGOST寫了個反FARMVILLE的遊戲「COW CLICKER」,遊戲規則簡單到只讓玩家每六小時CLICK一下牛,原意是諷刺FARMVILLE的無聊,結果遊戲竟然紅了,而且連自己都上癮了。這類遊戲最吸引人之處,是目標的純粹和唯一可能,你知道你不會輸,只要夠堅持有毅力和不管單調的重復,目標一定會達成。理想在想象中如果太遙遠,遊戲是能讓你達致快感的最簡單途徑。因可以預見未來,所以放心-雖然到最後就只是一場無盡空虛。

胡恩威一席話裡,引我想太遠的又是與原話無關的一句:變化原是永恆。阿媽是女人的道理,卻真的至今仍經常發現有人仍然看不透這道理,或拒絕接受。CORPORATE裡的人們共同信奉的是一套一套的思想配套,恨不得將人洗腦似的最好人人抱持同樣價值觀、同樣思想形態,易於經營,但當中並不包括這一項。MASS PRODUCTION的大環境最注重的是沒有改變-不管你在世界哪個角落,你的電腦、你的椅子、你牆壁的顏色、製作流程、設備擺設、至最後成品必須完全徹底一模一樣,不能有絲毫偏差。這本是工業需求,但人們的思想模式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同化了,任何變化都會教人崩潰發瘋。如果這是(真的是)阿媽是女人的道理,我們就是不再有思考行為的一群牛。所以,坊間那些貌似積極樂觀上進而其實內容空虛極度白癡的所謂勵志書才會被追捧氾濫。


1 comment: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