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21

INTO THE WILD: ULTIMATE FREEDOM.

我記得看過這新聞,一個年輕人真就這樣死亡。但事情發生那年我還在念小學,是有段日子很執著於報紙新聞沒錯,但記憶真有這樣久遠?還是,在漫漫的19年中,報章曾因某些原因報導過?

一整個星期淹沒在期待下雪、見證下雪、期待堆雪人、醒來卻只見雪變水、大量大量轟炸新買唱機至頭暈腦脹、懊惱新年沒滷雞腿吃、想家、想回家過年種種情緒裡,到星期五終於好好坐下來看場電影,安靜明朗的天空與銀幕作陪。

關於自由,小時候初次與這詞彙見面,記得是在某兒童刊物上讀的: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當時讀來理直氣壯,後來才開始想,自由是甚麼,生活裡缺了自由嗎;從社會環境逐漸進入個人內心,自由原有這樣複雜糾結,你以為的自由可以是一個假象,你對生活所有的怨恨不滿,當中有多少是來自你的自我設限,拒絕賦予自己的自由?

CHRISTOPHER McCANDLESS/ALEXANDER SUPERTRAMP完成社會與父母期許的大學課程後,決定獨自上路,尋找徹底的自由。父母佈滿謊言與暴力的婚姻,顛覆了他的童年,成為他多年來背負的傷痕。他渴望遠離人類、社會、物質等等所有因文明而起的附加品,獨自深入山林,面對壯麗的大自然,尋找最真實最原始的生命形態。他改名換姓,從書裡汲取靈感,和路上遇到的人們交談,打工賺取旅費,從農場到嬉皮士聚居地,再到沙漠,認識各種有趣的人,學習在路上的智慧。終極目標是阿拉斯加,他真的到了,但最終被發現時已經成為只有30公斤重的冰冷軀體。

人們從他的相機裡發現還沒沖洗的相片,從他留下的筆記本裡解讀他最後的生活。作家JON KRAKAUER將他的經歷改寫成一本小說,2007年,SEAN PENN將之拍成電影。電影裡,妹妹作為唯一理解哥哥心情的人,替觀眾提供旁白。背負同樣不愉快的童年記憶,妹妹明白哥哥離家出走的初衷和必要性。但隨著時間漸漸變長,妹妹偶爾陷入各種迷惑:怎麼連我都不聯絡呢,這有點傷人。父母從起初的憤怒,轉化成後來的哀傷,共同背負的情感將兩人間多年來的銳角也磨平了,反而變得溫柔起來。這已經不是當初哥哥認識的父母,妹妹無時無刻提醒自己,繼續相信哥哥、理解哥哥,不能被所有因素影響。兩年過去,哥哥終於變成妹妹再也無法代入思考的一個角色,他經歷了甚麼、明白了甚麼,只有他自己才說得清楚。

義無反顧地追求真正屬於自己的信念,需要非常巨大的力氣。未來永遠充滿各式各樣的可能性,道理都懂,只是仍然被許許多多「但是」糾結著的人依然在滿城裡亂跑。

into the wild/ US 2007/ director: sean penn/ starring: emile hirsch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