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9

BGM:The Tourist. (X3)

天氣陰沈爽快的星期天,天空忽然下起冰塊。「這算是冰雹嗎?」電話裡我問T,熱帶長大的我沒見過冰雹。我知道下雪是怎麼一回事,微小但精緻的雪花長六角形,但這一顆顆打在地上會反彈起來打在玻璃上會叮叮咚咚的小冰團,是冰雹嗎?我以為冰雹要更暴烈一點的。


應該很快活的星期天早上。我讀2003年舊雜誌,讀RADIOHEAD初出道的成名與掙扎,頭兩張專輯和無數TOURS的快活與崩潰。越讀越陰鬱,分不清是被當時的邊緣暗黑滲透,還是純粹MONDAY BLUE。自從決定依據大馬混合美國時間工作,週末從我的星期五下午開始,到星期天下午五點結束。於是MONDAY BLUE經常會莫名其妙提早來襲,比如星期六睡醒那瞬間。星期六看了部每個人都陰陽怪氣仿佛滿腹難言之隱的「大追捕」,沒有能投入的角色,沒有被隔開照顧的觀眾FU,只覺得好像站在路邊等公車的無聊瞬間,忽然一場戲在街頭安靜上演,反正沒事你就那樣一頭霧水地看到最後,哦了一聲之後公車來了,你上車,不記得什麼,但感覺沈重。

最近熱愛阿敏和芬的旅遊筆記。都不約而同提起亞利桑那洲。對亞利桑那有特殊情感,第一二三次來美都是亞利桑那。第一次,從抗拒到投入,一群朋友從陌生到親愛,同樣有點懶同樣背著使命感般地努力去玩,遊客有遊客的義務,很多事情確實是你必須做的。當時的隨緣旅,漫無目的地走,週日的鳳凰城安靜蕭條,開車匆匆走了圈說停車費真貴反正沒特別想去的地方就算了吧。週末迷人適合野餐的SCOTTSDALE,陽光燦爛的加州SAN DIEGO,冰冷的大峽谷,各種記憶。讀著敏寫的HORSESHOE BEND,曾經到訪的A帶著某種夢幻語氣給我編製幻想的記憶會飄過;看見芬寫牛仔城,又被帶到當時辦公室裡某個當地居民叔叔眉飛色舞地給我說這一定要去;都是後來我沒去成的地方,沒去過也能有這各種記憶各種印象。我不是稱職的遊客,我只能從遊客降級到過客。

只是生活仍然必須是積極的,有些事,仍然必須真的花力氣放心思去做。

嗯,加把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