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9

3月,我的第二本BANKSY書。

HILLSBORO有家日本超商叫UWAJIMAYA,裡邊有家書局叫KINOKUNIYA。從前在家鄉,逛紀伊國書屋的日文部除了看擺設看封面就只有看漂亮路人,畢竟我不諳日文嘛。這回難得他鄉遇故知,縱是文盲也戀戀不捨地一排一排書櫃仔細看,企圖尋找認識的文或圖。逆時針方向在店裡透徹地走過一圈,看過雜誌看過亂馬1/2看過小雲和小吉,文具部真是最有共鳴的部分-連小時候最愛收集橡皮擦的記憶也勾起了;毛茸茸的龍貓與貓巴士都賣好貴啊。有件藍色的龍貓微笑T,乍看像愛麗絲仙境裡的CHESHIRE CAT消失後留下的詭異微笑。走回大門口旁邊,才發現有個書櫃賣的是語文書文化書,終於是英文的。

BANKSY這本《WALL AND PIECE》就夾雜在一整排提供異地文化研究的書裡,是整間書店裡讓我感覺最親密的一件物品。熟悉的書店名字賣我看不懂的書、莫名其妙忽然矜貴起來的驕傲龍貓、主打家鄉話的語文學習書裡舉出的範例是如何在機場拒絕死纏爛打的德士司機,統統不親切。

對BANKSY的認識一直只停留在視覺上,有緣接觸文字還是第一次。讀他講述18歲那年有次在街上塗鴉被警察發現,脫逃不及躲入貨車底下,被漏下的機油啓發靈感的一段軼事,之後幾天甚至幾個月後一直念念不忘這一段。這幾個月裡其實也光顧了這超商好多次,次次都去打書釘翻幾頁,一直沒買,但一直記得的只有這段。可能因為18歲青春的叛逆與靈活腦袋,都是我遺失的寶物嗎?

12月聖誕節到三藩市度過,企圖尋找BANKSY到訪過的痕跡或至少曾被他塗鴉過的牆,可惜陌生城市裡兜來轉去我認不出那幅牆曾經閃耀過這些佻皮或SARCASTIC的瞬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