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0

shame: that's everything i get in week20。

看完《shame》,隱約覺得,如果沒有相當嚴格的成長監督,也許會成為sissy那種有點玩世有點想投入一般人的正常人生但又明明軌道不合無所適從最後在困惑中覺得不如了斷,但又不乾脆於是不斷重復徘徊於他人世界和自己世界的邊緣人。

人都必須從無所適從開始的吧。很多貌似活得很正常的人,有多少是已經放棄尋找一個讓自己活得自然的方式,而乾脆隨波逐流因為這樣可以活得比較簡單,而且很容易得到很多讚很多認同?周耀輝說,「他們會滿足,會絕望,他們停在他們的世界裡頭,他們往往覺得世界就是這樣啦,生活就是這樣啦,更具體來說和我差不多年紀長大的人,他們戀愛、結婚、買房、有工作、有孩子,一直忙碌地過每一天世界要求他們做的事,他們自己對世界沒有要求,只是世界對他們的要求。」

嬰兒期至青春期我們對很多人有很多要求,我們掉淚耍賴要吃的喝的歇斯底里要疼愛要關注。大學時初次發現我們可以對社會有很多需求,大聲喧嘩,慢慢走向大人的世界,多少人已經忘記我們的要求還沒有得到滿足過,而且應該繼續爭取?將每天當作最後一天來活,這很正面很盡興,但如果將每天當作餘生的第一天來過,我們是不是會更盡力爭取應得的、應做的、應過的?



這一年來(不止),始終覺得腦袋裡像裝了一大團毛線,什麼都理不清。沒有辦法很有條理的想事情,閱讀聆聽什麼的也進不去。所以遇見《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馬上一頭栽進去,能得到救贖嗎?一點點也是好的。

書昨天讀完了,今天念念不忘的是這一句:「詭辯只能騙倒愚人。特別是某些心靈空虛的愚人,即使把一堆垃圾拋進其空虛的心靈裡,他們也會有一種填滿的充實感的。」

被擊中,但是想的非常徹底離題。空虛荒蕪凌亂的心靈裡承載的不是詭辯,是一堆貌似壯觀實則空虛的垃圾。沒辦法吸收什麼,就大量灌輸自己不需動腦的娛樂啊文字啊什麼的,被釋放在空中的音符,偽裝成氧氣被吸進去,然後再原封不動地還給陽光。所有經歷堆砌在皮膚以上,底下活著的是陌生人(周耀輝的 stranger under my skin是近期生活OST之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