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6

summer's gone (and you still here)

根據GOOGLE,夏季的第一天在6月20日開始。

氣溫只有17度的中午1點,邊煮出前一丁邊在網上看金曲奬餘波,關於五月天的各種評論,他們在臺上吃香蕉、他們被揶揄、他們和亂彈阿翔的互動、他們很高興。大贏家成為被注目的焦點,各種狂賀下一定也會有負面聲音,不愛五月天的馬上被質問商業就不對嗎、溫情不好嗎、紅有錯嗎等等等等的話。當頒奬禮成為遊戲,有一定的遊戲規則,也許真的,很多事情我們再不能單純地從音樂角度來看。五月天的音樂一直很熱血很煽情,有人喜歡被不斷激勵同樣有人受不了長期陽光照射;道理其實和許多小眾音樂一樣,有人愛有人厭,差別其實就只是少數人和多數人的位置對調嗎。誰讓我們從小被灌輸少數服從多數的道理,但被遺忘教導思考和分辨真相,原本是善意的理論漸漸在沒有人願意再花腦筋思考的狀況下,漸漸變成盲從,而且失去容納異己的能力。

受不了長期被陽光照射。夏天來了,太阳0530之前升起,2100之後還硬撐著不下山,快瘋了。但可怕的是什麼都會麻木習慣的,而且要求會漸漸卑微-我開始習慣夜裡9點的陽光,只祈求氣溫不要超越21度。

我在想,關於我迷戀過的那些樂團們。前兩天才記起歌詞依然黏在口腔裡的SAVAGE GARDEN,今天想起好久沒聽PLACEBO的歌。打開iTunes,才發現自從去年10月換新電腦所以iTunes play counts也重新開始之後,他們沒有一首歌的播放次數超過5。一度依賴play counts來計算自己愛歌的排行榜,曾經一首歌可以重復上百次,但多次重整iTunes後所有紀錄包括playlists都不斷消失。過往不斷被洗牌,對因為強迫症所以對現實狀況失去感知的人來說是很可怕的,缺少感知能力,我至少需要某些記錄在案的事實。

我想這世界真有種定律,當愛團從傑出的音樂人漸漸淪落失去動力熱情和不停重復自己,作為樂迷也會從起初的不願面對(依然說很棒嘛)到沈默認可到悲憤,最後在連自己都不察覺的情況下忽然愛火已滅。癡狂不再,會否因此反能平心靜氣好好面對?他們真的曾經是很棒的團,BRIAN MOLKO生活的世界仍然和我交疊,一張令人失望並且無以適從的專輯之後,會不會是另一波燦爛回歸?信仰仍在,咳。

另一個問題是,當從癡迷中醒來,如何面對過去的自己?在音速青春的博客裡找過去的樂評,關鍵字原本是PLACEBO結果無意中撞上這篇2000年倒數,讀著RADIOHEAD的那一段,禁不住嚮往那年的美好,同時也忍不住開始質問自己當年到底在幹嘛?

但是明明前天才跟自己約好不再回顧不再被各種標簽束縛,要放過自己好好向前走;嗯,就走吧。17度,夏天才剛開始,身邊的唱機在唱一首我沒有很愛過但一直被歌名吸引的歌-SUMMER'S GONE。最近習慣在iTunes設repeat one,寫完這篇文,看看play counts已經累計20次。走吧夏天,我沒有很迷戀夏天,我來自一年365天都是夏天的國度,我早已擁有足夠一輩子揮霍的夏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