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30

you do it to yourself

電影裡,每次看見主角被重視/曾經重要過的人誤會了,不解釋不澄清,沈默轉身生活下去;偶爾想起會停下來思考一下然後若無其事繼續做該做的事,心裡就會在吶喊:「你解釋啊!你說啊!」

仿佛什麼都必須要澄明潔淨,才叫做活著似的。

可是生活裡不是這樣的,我以為是,但我進行着的生活裡其實不是。很多時候很多事情發生,謠言伴隨,不管有心無意,大都不會去澄清。生活裡確實上演過TVB的戲碼,你數得出的經典動作123大都在現實裡搬演過。到一天劇終,才發現你我以為的這些那些原來都真的只是和現實脫節的戲,我們只是在演,演完算數,從此也不會停留在記憶裡。《心戰》第28集,Natalie在醫院裡望著削蘋果的阿靳說,戲怎麼都是這樣,在醫院探病就一定要帶束花跟護士借花瓶,帶蘋果跟護士借把刀,醫院真有那麼多東西給你借?阿靳說那些只是戲,現實裡才沒有呢。TVB也有清醒的時刻,清醒的劇集特別好看。

是啊,後來我回到真實生活,我沒問過遺留在舊世界裡的人活得怎麼樣,我猜應該都快樂。我聽說這些那些,來自從前的謠言揉合現狀依然從某些地方悄悄傳開來。無所謂的,真的。我沒有澄清,也沒有日光浴似地將我此刻的一切在陽光下攤開來。偶爾想起停下來思考一下這動作,螢幕上看起來像很意味深長代表依然很重視的一個畫面,真實發生原來只不過覺得似乎有趣而且生活裡曾經有過這一幕啊。不妨礙什麼,不妨礙地球轉動,也不妨礙我呼吸停頓半秒鐘。

你怎麼想,和我怎麼活,可以很一致也可以非常不同。每個人都有一部劇,每個人在其他人的劇集裡都是過路客,是非善惡得看從哪個角度來看。角度問題其實非常主觀,像《心戰》裡的章世言,從一開始就是殺人滅屍無所不為,但站在他的角度,仍期待他有一個好結局最好可以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表面上而言我們或許可以說偏袒他是因為他尚有良心,仍會愛人,但許許多多的罪犯說到底其實也曾經愛過人或有過某個好的動機,即使自私,就不見得我們會寬容全部。愛他,純粹因為正站在他的角度,從他的眼睛看世界。只要立場不同,任何一個受害者家屬,或Esther的媽媽,對他都依然是絕對深惡痛覺。

網絡上流傳一個笑話:

一母狼狼剛失戀,覓食時路過一間小屋,聽到一男人教訓自己的孩子:「再哭,就把你扔出去,喂狼!」小孩在屋裡哭了一夜,狼在外面守了一夜。早上天亮了,又冷又餓的狼哽咽得說:「男人,男人都是騙子!」

站在母狼的立場,會不會忽然發現自己為它在失戀已經夠悲慘,還要挨餓而有點憐憫起來?但它要吃的明明是小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