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19

JONNY GREENWOOD. THE MASTER.

JONNY GREENWOOD為PAUL THOMAS ANDERSON電影THE MASTER製作的配樂推出了電影原聲帶。9月15日,他在NPR的訪談里說了以下這番話:

「"I sometimes feel a bit embarrassed to play guitar," Greenwood says. "There's something — I don't want to sound ungrateful — but there's something very old-fashioned and traditional about it. You meet kids today whose grandparents were in punk bands. It's very old and traditional, but then, so is an orchestra and so is a string section. ... [It's] is a contradiction going around in my head, and I can't really resolve it."」

做為一個經常在各種BEST GUITARIST OF XXXX之類榜單裡出現的吉他手,他更願意自己被稱為MULTI INSTRUMENTALIST,不爱只单一地與吉他劃上等號但樂迷們一邊(好啦好啦你喜歡就是)認同他一邊熱切渴望他每一次SOLO並為之瘋狂,他這樣說,一點都不奇怪。這段話裡最動人的其實是矛盾:一邊覺得吉他很古老、一邊迷戀更古老的ORCHESTRA,認為這樣其實說不通但就是頑固地執著。

1. 這種一邊喜歡某件沒有錯但自己其實有點無法認同的事,一邊喜歡另一件看起來不錯但無法解釋的事《-並造成左邊這種語句顛倒混亂的迷思,非常熟悉啊。

2. 對某件明明沒什麼但就是莫名其妙覺得有點羞於啓齒的事(以上),天蝎座永遠無法將事情弄清楚並擺上正常世界裡的軌道,能做到坦誠面對這種矛盾並願意說出來,已經是很大的成功呢。關於這點,我在修煉。關於這些,是的,我在暗暗竊喜的是關於天蝎座那丁點事兒。

是啊是啊。以上這些其實純粹是癡粉對偶像的碎碎念。越愛越難以細說,所以,我真是,覺得我自己真的不該再胡扯關於偶像的任何事了吧。

(但話說回頭,前陣子在某樂評裡讀到關於樂迷是如何形成的事:有一天你忽然醒來發現,你已經跨過了那條理智分界線,對某個樂團从起初的有點喜歡變成了專業收藏家,也许有點过度-為填補好奇心找來各種相關雜誌、踏進唱片行你會自動往那個字母的架子走去、在減價大拋售的籃子裡拼命挖掘、在二手樂器行裡企圖尋找熟悉樂器的蹤影、自行製作長長的PLAYLIST以在開長途車的路上聽、慷慨購買各種看起來和他們有點關係的樂手專輯;數年後,你環顧家裡,發現你被許多許多你根本沒時間聽的專輯包圍,你開始懷疑,這是真實的你?被沈重但混雜許多驚喜興奮的時間折磨過,你喜歡的音樂最終會成為某部分的你,也許是你的個人哲學,或某種你嚮往但其實未曾得到的境界。)

他是最棒的搖滾樂手,同時也是英國BBC Concert Orchestra的composer-in-residence,同時也是越來越被期待的電影配樂大師-矛盾果然能激發出最璀璨的火花啊。(溫馨警告:不要在粉絲身上期待理智唷。)



不止音樂,其實,夠癡迷,在許多情況下,不管是什麼,我們都可能會成為我們所愛的-今天在臉書各種轉載的雞湯裡讀到其中一句是,大意是說人活著最重要是希望和等待,我不太懂內涵有多深,我只是猜,這大概是其中一種相關的意思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