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9

Velvet Goldmine: 這次沒有眉飛色舞。


寫BLOG的其中一個好處在於,多年後仍很方便找回當年什麼時候看過某部電影、有過什麼想法、為什麼驚艷過,且最好的部分是當年的幼稚天真錯別字也同樣一覽無遺。

第一次看《VELVET GOLDMINE》是2008年9月,還是花了一兩年時間才好不容易找到的。這次重看的是藍光版本,妖豔閃亮的畫面更加突出,注意力得到集中,忽然發現好多當年忽略過的,或純粹只是今天不記得的細節。從前看戲起初為的是傳奇的DAVID BOWIE,後來愛上JONATHAN RHYS MEYERS,接著按鍵尋找的是幾次閃過螢幕的BRIAN MOLKO,到我摯愛名單裡的EWAN MCGREGOR時期,而這次找的不是畫面,是聲音,THE VENUS IN FURS的主唱和某樂手。

從前非常不愛CHRISTIAN BALE,導致後來看蝙蝠俠也一直抱著看電影不理主角的心情。這次重看,才初次稍微覺得這角色其實是最能引起共鳴的一個-大部分的我們,歌迷,誰不曾暗地裡悄悄模仿過偶像某些打扮某些舉止?PATTI SMITH聊起自己的年少時期,也說曾經為了尋找BOB DYLAN唱片封套上的一條圍巾而搜遍費城。我們都曾經模仿過一些什麼,嘗試企圖成為什麼,後來的各種人物各種領悟各種終生愛護或狠心離棄,成就了最後我們自己的一個IMAGE。電影裡的ARTHUR STUART,見證自己曾經極崇拜迷戀愛戴的偶像在事業最高峰時消失,接著蹤跡成謎,最後發現原來自己經常在電視見到但不屑的某媚俗巨星原來竟是同一人-只是不再優雅、不再驕傲、不再妖媚、徹底離棄從前魅力;這次,偶像真正在回憶中幻滅,無可挽回,有多殘酷,他不能不憤怒質疑。

唯一的補償是看起來完全沒改變過的CURT WILD。從仰望舞台上的巨星到成為身邊可以說話聊天的人,做過的夢原來可以成為真實。

只是我們其實都懂,故事未完,現實裡仍然延續。

不說了。電影看了N次仍覺還沒看完,應該還有很多,在我放空期間錯過的。總會重看,繼續尋寶,若末日不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