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31

後後文青入塵記。


隨波逐流(原本)簡直是可恥的事。

但是一天,你忽然工作累了、奔波累了、乖得累了、反骨累了、什麼都累了;你於是想乾脆不如放棄點什麼看看會不會過得輕鬆點。只是你猶豫,一下子否決掉所有過往,會不會好像有點不值得?你於是開始放棄一點點。你不再讀書,但你仍然買書並且大概翻了幾頁將讀書紀錄設為閱讀中,這樣好像沒那麼過意不去。你不再聽歌,但你仍然積極買碟並且馬上將之統統轉換去MP3檔,確保你想聽時隨時能聽(雖然當隨時到來你選擇幫下水道的小鱷魚洗澡)。你不再看戲,但你仍很積極地追各種肥皂劇並且說嗯嗯這劇能紅有其道理的,感嘆地說啊這看似很婆媽但蘊含無限精深的人生大道理啊。你不再為各種社會現象憤怒積極企圖透過各種管道發表意見,你在FACEBOOK上按了幾個LIKE且SHARE了幾張圖然後認為自己很勇敢地熱血起來。

你拖著一張濫情文青皮囊,偶爾與其他真假文青相遇,你們各自感嘆啊這誰詩寫得真好啊都到我心坎裡去啦。過了傷春悲秋的年紀,你再也不好意思嚷嚷我要文字自殺,你心裡知道,你的春秋都是真的而且你早已荒棄所有內涵你只有一座廢都,你早已到不得不棄城潛逃的地步。這階段你偶爾念舊,偶爾感慨自己在捉青春的尾巴,就仿佛所有有意思的東西都名叫青春似地,你知道你在找藉口,你願意。如果有幸,一天你讀到某文章替你開脫,說你對TVB的放任寵愛其實源自你無法鬆懈的壓力巨大時間漫長的DAY JOB。你欣喜若狂,當藉口來自他人而不是你自己,簡直是天降福音,你鬆了一口氣。

最後,你很乾脆地什麼都放棄了。你自暴自棄,放任自己變得癡肥邋遢或你仍然保持飄逸外表只是開口閉口除了$再無其他。這時刻你發現其實很多人都跟你一樣,你們並肩站著,開始嘲笑所有人,自覺走過很漫長的一條路並且懂很多,而其實,你不過在隨波逐流並且感覺游得好健康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