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15

生活就是無止境的停止/重啓。

打開一本中文書,讀了頭三行的序,忽然覺得嗯就是這樣。無關文字說的是什麼,忽然襲來的感覺其實是無所入就無所出那樣—— 很久沒做某件事,就什麼都做不到。讀翻譯文集有時是很煩的一件事,從異國文字翻到中文,作者稍不小心就會譯得很彆扭。我知道翻譯很難,是要意譯還是字譯永遠掙扎,但讀起來彆扭就是彆扭—— 已經盡量讀原文,但始終讀中文還是最快讓我明白的方法,雖然這幾年來讀書速度慢得好苦。

我確實是很容易受各種外界因素困擾。11月18日從墨爾本回來,生活意願旺盛得幾乎無時無刻不在聽歌寫字。但上禮拜從城裡回來,整個人混亂得只想翻漫畫過日子就算了,能接受的音樂也只剩下被我歸納在撫慰系裡的區區幾首:ASH's TRUE LOVE 1980,BLUR's COFFEE & TV,還有讓我好想進入魔法世界看演唱會的超級樂團's DO THE HIPPOGRIFF。筆記本上連續3個禮拜的空曠,我不好意思塗鴉。雖然在城裡有璀璨時刻,在大銀幕上見到Patrick,在咖啡座裡見到親愛的好朋友,在唱片行裡找到找好久的4張MANIC STREET PREACHERS專輯,且意外包括他們20週年紀念版本的GENERATION TERRORISTS。

昨天晚上看的「THE BIG BANG THEORY」,好愛,是這一季以來最棒的一集。這一季的TBBT從開播以來就有點像老朋友在話家常:依然溫暖,處處充滿生活的小趣味,但就是有點淡。昨晚最多火花,一群MANCHILD為了能在週末夜聚頭玩遊戲,各自出怪招向女伴爭取一晚自由。LEONARD在遊戲中大量加入聖誕節氣氛,以彌補童年不快樂聖誕節的遺憾—— 而偏偏SHELDON討厭聖誕節,但遊戲玩下來他最熟悉各種聖誕節故事人物和歌,讓人懷疑他其實悄悄愛聖誕,簡直像GUILTY PLEASURES。遊戲一開始就失敗被踢出局的RAJ開心地和女孩子們去玩(他什麼時候克服了和女孩子沒酒精不能說話的障礙啊?),不小心完成一次愛一個好友女友的事蹟。聖誕快樂呢諸位。

後來看「CRIMINAL MINDS」,這集凶手的出身地是CHANDLER,我第一次過冬的城市,無法不覺得世界好小。我喜歡這影集裡的SPENCER REID,像喜歡「COVERT AFFAIRS」裡的AUGGIE,還有小時候喜歡過「SEAQUEST DSV」裡的LUCAS。這些角色的存在就是為了讓我這樣的人喜歡吧。

媒體上忽然遇見各種關於JONNY GREENWOOD被發現在巴西避世等候世界末日的新聞,眾人說來簡直言之凿凿。經理人否認之餘,他也簡潔地PO了張圖幾句話表示自己在澳洲,沒澄清什麼,但幽默地附了個NASA的LINK。小報報導這事後續發展時用上了「forced to」兩字,像竊喜於終能逼到這難搞的團做些事。這事件竟掛上了PITCHFORK的新聞榜首,而且編輯表示「我放心啦——。」神果然有無遠弗屆的影響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