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3

Les Misérables: 我想看音樂劇。

好吧,我上兩個禮拜才剛看了《HUGO》,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好看的電影—— 當初在美,有免費戲票我還不去咧!於是只能再次為自己的無知和無聊自以為是懊惱著。懺悔到此為止,接下來好好減少那些習慣性的魯莽誤判就是,對不對?新年流流,即使懶得做功課寫回顧翻舊日記再重抄一遍NEW YEAR RESOLUTION,總還是要沾染一下嶄新喜氣的。

綜合以上理由,第二次跑入戲院看《Les Misérables》。特愛此片在大銀幕上視覺和聽覺的感染力,Anne Hathaway的「I Dreamed a Dream」複雜委婉,從美麗從前到經歷錯愛再沈淪到底的整個故事,一鏡到底在一首歌裡給她單靠一張臉就完美傳遞。導演堅持演員們在拍戲時現場演唱,確保他們能真正完全投入那情緒,效果確實很棒。頭在右邊,字幕在左邊,第一次覺得字幕也好貼心。我一直記得這一幕,沒預料第二遍看這電影,看到的遠超過我預期的。許多鏡頭,第一次看時被遺漏掉了,部分原因也許是當時有點心驚膽顫在追蹤主角們的下一步人生,忽略掉過程裡的其他。人來人往的「Master of the House」,有這樣精緻,在戲精Sacha Baron Cohen和Helena Bonham Carter以外,背景的無辜房客酒鬼色鬼來回穿梭還有被扒光的客人熱鬧有趣。

法國革命那一段,男孩們在小酒館裡唱「Red & Black」時除了激昂以外,好朋友間的互動被刻畫得好精彩。既充滿理想和熱血,同時又好玩而友愛的氣氛溫馨亮眼。「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掀開革命序幕,振奮人心的畫面很快變成小巷子裡的抗爭。年輕領袖Enjolras勇敢堅持,Eddie Redmayne演的Marius沒有他的專注,但在愛情和革命裡稍微動搖後義無反顧地選擇和夥伴們並肩作戰。Eddie Redmayne是會讓人慢慢喜歡上的演員,乍看之下好熟悉,想了很久後才發覺是有面盲症的我在他身上看見年輕版的Jonathan Rhys Meyers。

Hugh Jackman的個人魄力和魅力,徹底是電影裡的亮點。從一開始被苦役的黑瘦囚犯到中段的迷人大叔,演技好精湛情緒好到位不過火。Russell Crowe演的Javert起初被以為是冷血無情的警官,在醫院和Jean Valjean打架時唱出自己的身世,他的極端信念源自不堪的過去。他不是壞人,他只是過度抱持單一信念的執著,因此每當信念稍微動搖他就生不如死。我從《Gladiator》開始不喜歡Russell Crowe,然後通常他主演的戲我都不太看 ——(所以很大可能說真的這是我再次被無聊堅持誤導的事件之一)—— 但這次看到最後竟覺得他演的真好啊。雖然老是板著一張臉,但也悄悄在某些地方流露出一點猶豫或感動的情緒,還有骨子裡的一點仁慈。

我沒有看過《Les Misérables》現場音樂劇,只看了25週年紀念演唱會那版本。音樂劇版本裡的Javert確實就是這樣鐵面無私硬邦邦的一個人。電影透過鏡頭帶領我們視線應該集中的地方,也將故事主要集中在主角身上;但音樂劇裡更清楚顯示的是每個角色都有自己很深刻的內心世界。電影裡演Éponine這角色的Samantha Barks,也確實在舞台上演過同一角色。她有種獨特的很吸引人的氣質,忽喜忽憂、既期待又其實早認清殘酷事實的錯綜複雜的感情,讓她唱來幕幕都好動人。

結果整個星期六,我都花在網上看25週年紀念演唱會視頻和反覆聽《Les Misérables:Original London Cast》專輯。也買了電影版原聲帶大碟,明星們的聲音演繹不比音樂劇震撼,但聽著的時候眼前會自然浮現記憶裡的電影畫面,像第三遍重溫電影似的。

x

為電影寫的新歌「Suddenly」,入圍奧斯卡最佳歌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