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1

十年一瞬間。


「我只是覺得很可怕,99%的時間我其實很愛窩在舒適區裡並覺得這樣沒什麼不對。誰怎樣了從前怎麼了,一下子天黑,睜開眼又是同樣的一天,好像很FRESH,但其實重複一樣的故事一樣的動作,認識一些人,遺忘另外一些人,好像很忙很充實但其實又什麼都沒。」

「從前我交朋友用直覺,現在直覺都被冷落了。你喜不喜歡那個人都沒關係,反正你需要你就會去認識的。」

(以上,A和B在喝茶。他們充滿了感慨,但轉個身,誰還記得前一分鐘說過了什麼。)



十年真的已經過去。永遠記得那一天,永遠永遠記得當時電視前有誰,電視銀幕下方滾動的新聞,震驚得每個字都在企圖否決自己。屋子裡好多人,每個人都好像不知該說什麼似的;很近又很遠的哥哥。本來關係很疏離的人,並沒有因此而親近,只是很奇異地共處並被凝結在那一個時空裡。

因為媽媽從不錯過電視上的哥哥演唱會,有幸從小就跟著愛慕哥哥,模模糊糊中為當時頒奬禮的故事激動過。哥哥封咪的畫面一直烙在記憶裡,成為童年的一部分。後來開始自己懂得偶像崇拜,愛哥哥是因為電影。哥哥的電影幾乎從不錯過,從《縱橫四海》到《金枝玉葉》到《家有喜事》到《霸王別姬》到《風月》到《春光乍瀉》,不停重看無數次。因著當年資源有限,能找到的都不容易,份外珍惜的。

後來終於開始透過各種訪談傳記認識舞台下的哥哥,哥哥的灑脫和智慧,無人能及。



每年這時刻,以為應該平息的情緒會再次翻騰;十年只是一瞬間,我還來不及意識到你已經不在這世上。:「人最紧要的就是/你懂得怎样去爱人之外/最紧要的/是你识得去欣赏你自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