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8

其實聽得很愉快。

花了一整個下午整理好今年的聽歌總結,意外發現SIGUR RÓS今年口碑不錯的新專輯「KVEIKUR」沒有出現在昨天看的幾張年度專輯榜單裡。《THE WIRE》沒有不出奇,《PITCHFORK》也沒有。翻了下身邊的《Q》榜單,有,在第45位。《ROLLING STONE》沒有SIGUR RÓS,但有ATOMS FOR PEACE的「AMOK」,在第15位,SERIOUSLY?

我沒有特別愛SIGUR RÓS,只是覺得他們進入年度專輯榜單是指定動作。原來未必。翻開筆記本當時我怎麼說的?喔我說這專輯比他們前作激進澎湃,我應該會喜歡—— 當時確實聽了好幾次但後來並沒有再想聽的衝動。SIGUR RÓS是那種我會想了解想聽懂但不會愛上的樂隊之一。對我而言,被歸納到這類別的樂團非常多,多到我應該好好來個編年史冀望在有生之年能理解完畢。

是的身邊、網上、iPad上前陣子和客服幾乎快吵架的電子雜誌上都是榜單,時間早到了發成績單的時候。月初我在發夢,現在才開始收看。眼花繚亂之餘乾脆去看《MOJO》20週年紀念的20年年度專輯榜單,從1993年NIRVANA的「IN UTERO」開始,1994年JEFF BUCKLEY的「GRACE」,1995年OASIS的「(WHAT’S THE STORY)MORNING GLORY?」… 等等,OASIS?

今天我很清楚不愛OASIS也不愛各自發展的GALLAGHER兄弟,但有個疑問埋在我心底好久,回到1997,到底我當初是怎麼覺得的?翻了一下他們的DISCOGRAPHY,有,97年他們果然也發行了張專輯BE HERE NOW,那他們應該也曾出現在CHANNEL V MTV ASIA排行榜上吧?可是我沒印象。至多印象模糊記得的也只有可能是從那節目初次聽見OASIS的吧。不記得不表示什麼,我仍無聊地懷疑自己當年的選擇,我很清晰很歷歷在目地記得PARANOID ANDROID的卡通MV在電視播放過,但當時我沒有愛上他們並且很氣,當時只能從這節目和兩本娛樂雜誌《GALAXIE》和《SMASH HITS》認識外國歌手的我,渴求的是能看見歌手真面目和LIVE啊,卡通影片再有意義也只能叫我無所適從。當時沒有愛上PARANOID ANDROID,於是造就我後來不相信當年的自己。

1997當然是最好的時代,可我當年以為這是常態不知道自己啓蒙在最美好的時刻。



這篇文章從打第一行字開始,BGM就一直是OASIS。我寫完了,也聽了快兩張專輯,沒有像初聽BLUR和PULP那樣深刻的MAGICAL MOMENT,我想我真是對他們不過電,嗯好吧就這樣決定。




今晚的SOTD是莫名其妙一整個旋律忽然浮現腦裡的PLACEBO的 THE NEVER-ENDING WHY,源自前作「BATTLE FOR THE SUN」。當時就已經一整個大失望的作品,後來的「LOUD LIKE LOVE」倒是說明了沒有最失望只有更失望。不是的PLACEBO不是這樣的,氣起來乾脆來播他們2006年的專輯「MED」好了,果然沒錯,那才是當年喜歡上的聲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