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2

PLACEBO: LIVE @LEEDS O2 Academy, Nov 8th 2013.

你知道,當我說我赴的是舊愛的演唱會,那整個心態真的是這樣:門票寫的是7點,舊愛在FB呼籲歌迷一定要準時,即使演唱會從不準時開始但BRIAN會在7點有個慈善捐款推介儀式;我在酒店睡到6點40分起床,披上大衣走到公車站才開始考慮到底要走路還是要搭公車?等公車意味著在刺骨寒風中站15分鐘,演唱會場地O2 ACADEMY距離酒店其實不遠,走個15分鐘也許就到了。總之,就是遲到。

踏進場地,人才開始精神振奮起來。不大但很適合GIG的場所,煙霧瀰漫,啤酒在傳遞。我喜歡這個地方,像後來某報道說的,雖有兩千人但好像很親密很私人的派對。

BRIAN MOLKO7時半左右出現,穿得很整齊說話也好溫和。喜歡英國樂隊就是這樣,平日謙遜有禮vs即將爆發的搖滾。他介紹慈善短片,嘉賓說話時安靜站在一旁。斯文得讓我懷疑,他還有當年叛逆狂野的力氣麼?無論如何,能這樣近距離看他,仍是感動得快掉眼淚了。我看演唱會的資歷還是太淺啊。之後他們退下,換上兩隻還可以和實在不怎麼樣的暖場樂隊。還可以的主唱長得有點像CHRISTOPHER OWENS,瘦瘦長長斯文古怪但非常ROCK STEREOTYPE。第二隻樂隊全女班,搖搖晃晃呢喃嗚咽幾乎在趕客,唱到一半場內一半的人已經消失。終於挨到9點鐘,舞台一準備好人們不知從哪兒全冒出來了。


終於看到STEVE FORREST,然後STEFAN OLSDAL,然後BRIAN MOLKO。和之前溫文儒雅的形象完全不同,拿起吉他的他完全變了一種樣子,是我從前一直深愛迷戀的BRIAN MOLKO。至此開始完全沈溺其中,因著是CHARITY SHOW,並不特別主打新專輯於是好多金曲,從PURE MORNING開始,演唱會必備的EVERY YOU EVERY ME,THE BITTER END,MEDS,INFRA RED都唱了,且竟連我之前悄悄對自己說過如果他們肯唱我就會重新愛上他們的愛歌TWENTY YEARS都唱了。BRIAN MOLKO非常帥非常酷超好看而且今晚造型是我超愛的,STEFAN OLSDAL是越來越好看但也好像越來越安靜。親眼看過年輕鼓手STEVE FORREST的的現場發揮後對他很原始奔放激情四射的落力打鼓印象深刻,似乎可以理解格格不入的他怎會被選中成為新隊員;但我還是很固執地認為對的時機、對的人碰在一起才會產生火花這件事,是真的。依然很想念前任鼓手STEVE HEWITT,雖沒看過他現場,但從網上的視頻中看他打鼓皺眉仰頭無聲吶喊好像很痛苦那樣子,對我而言那確實是構成PLACEBO早年很棒的重要因素之一。那時的PLACEBO有很墮落叛逆的BRIAN MOLKO和脾氣很壞有性格的STEVE HEWITT,即使兩人火星撞地球,但激發出來的壓抑古怪火花很對味,很完整。現在的STEVE FORREST就是一整個新世代歡樂小朋友的樣子,和BRIAN MOLKO源自不同的世界,再怎麼努力配合至多也不過是跨時代CROSSOVER很鼓舞但其實不耐聽的調調。

*

演唱會結束之後,徒步走回酒店果然距離其實很近。好愛這種深夜漫步街頭的感覺,尤其仍滿滿地浸在演唱會的餘韻中。幾乎愛火重燃,但愛的是從前而非現在。PLACEBO近年兩張專輯都教人黯然,曲和詞都讓再怎麼死忠的歌迷都無法自我欺騙說他們滿用心之類的啊。但我今年生日的主題確實是PLACEBO沒錯,除了生日這天的演唱會,某個覺得樂團聽起來都一樣搞不清我舊愛新歡的人送了張他們兩年前在BRIXTON ACADEMY演唱會的BLUE RAY給我,幾乎是抑鬱地看完一整場之後才終於聽見這首兩年前的單曲—— 精神才來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