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4

不是織夢,我說的是織網。

「我應該去尋找那樣一群人,那類人,然後,重啓生活。」

清早躺在床上,有些發黃畫面飄過,那些床那些人,那段時間我們隨便隨心所欲,那群專和大家搞對抗但很懂得姿勢漂亮的人,喧鬧著過一種會讓人側目的生活方式,搞匪夷所思的小動作,明知白眼無處不在但仍以一種“你才不懂呢”的情懷無視并享受所有當下的親愛的人。沒有叛逆到底,放肆到來都有底線,酒喝再多夜生活再放縱,課業仍然兼顧,都好好地畢業了。知道該做什麼,知道能去多遠,但都很愛惜羽毛不虧待自己;然後,就是因為很愛自己,10年後的今天好多人似乎都已經變成面目蒼白的大人了。

不我才沒有在暗示什麼,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一個從兩方面來看其實都不算壞而且其實應該說好的事實。



S7E13的PENNY忽然看開毅然辭去芝士工廠服務生工作,準備好百分百積極追求演員夢想。LEONARD惶恐矛盾之余終說出對自己也對PENNY坦白的事實:如果我是你我會恐慌死了(PENNY:我也好害怕吶!!)那是我永遠做不到的事但不表示你不可以做,而且我因此非常欽佩你(PENNY理解微笑)。不停插花的SHELDON在這之前也無意中說了句像人類說的並且很有鼓舞作用的話,告訴PENNY自己和她才是同一類人(SHELDON: WE ARE DREAMERS!)而LEONARD不是。雖然之後他給出的關於自己的例子(SHELDON:當我決定成為物理學家,我放棄了收集粉筆的工作(??))照例荒唐,而且也無心殘忍地點出了PENNY已經不是22歲的事實。但誰理呢,PENNY儘管無言但會勇往直前的,夢想家擁有無垠天空才不被年齡所限。


記不記得從前有隻酒叫SUB ZERO?在超市裏看到這個以為它終於重生,喝起來卻完全不是那回事。所以嘛,回憶這種事有空流連坐坐就好,站起來還是向前走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