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6

Her. and Phoenix.

果然我對OS1的存在沒有太多戒心,即使有也只是隱約,而且很阿Q的認為最後他們被銷毀了因而安心。一定有人發現SOMETHING NOT RIGHT的吧,我一直就這樣相信,然後心安理得地懶惰下去。THIS DOES NOT MAKE ANY GOOD TO ME,我懂。

其實我一直都很刻意地逃避JOAQUIN PHOENIX的電影,因為看著他,我會一直想像如果他哥活到今天會是怎樣。HOLLYWOOD漂亮的年輕演員人到中年的變化簡直難以預測,LEONARDO DICAPRIO已經完全走向演技派,JOHNNY DEPP是被定了型的帥怪咖,BRAD PITT仍然帥氣但已經不是浪漫派;我願意相信RIVER PHOENIX如果活到今天,會像他的好朋友KEANU REEVES那樣偶爾放縱偶爾懂事地賺錢然後認真地忠於理想做想做的事。而且樂壇很可能還多了支很棒的樂隊,即使是業餘歌手。

看戲之前一直覺得海報非常眼熟,然後因為昨天家裡紅酒櫃的意外(將珍藏影碟放在紅酒櫃下是天殺的主意),在一堆被潑上紅酒的影碟封套上終於找到源頭。1990年的《I LOVE YOU TO DEATH》,封套上的KEVIN KLEIN根本就和和他是同一人。將兩張海報並列之後再發現咦,葉子叔*你發現你哥哥就站在你背後了嗎?該不會是你經常望著這海報發呆然後不小心ADOPT了KEVIN KLEIN的造型吧?KEVIN KLEN原本好像也不是長這樣,只能說當一個男人蓄了這種鬍鬚後馬上變得面目模糊起來,十個人站在一起也會看起來是同一個人吧。這麼說這應該算是不錯的偽裝呢。《HER》是故意的吧,就要告訴我們THEODORE就是一個這麼面目模糊的人,平凡一如我們。平凡是一種病,病得深的話會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一旦做出任何感覺稍微和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就會覺得好內疚。比如沒有和所有人一樣景仰崇拜某個地位崇高但其實混球的人,比如悄悄迷戀網上遊戲而在其他看起來擁有高尚興趣的人面前自覺卑微,不停地自我批判,又不願意去盲從那些自己不要的事,持續拉扯下活一個非常困惑的人生。愛上一個虛擬人物并樂在其中,很容易就自覺不對很難堪並在人前自卑,THEODORE愛上SAMANTHA是這樣,AMY和前男友CHARLES留下的OS成為好朋友也是這樣。說起來當mIRC風行的時候我也何嘗不是這樣,聊天室裡根本無跡可尋的人們隨意創造許多IDENTITY,你愛上的,真實裡並不存在,見面總是黯然。

ROONEY MARA是這片子的亮點,脫離龍紋身女孩裝束打扮後的她好漂亮而且散發著智慧懂事的光芒。AMY ADAMS也看起來好舒服好自在,電影裡的女生都好棒,包括SCARLETT JOHANSSON的聲音也好真實,感情豐富,偶爾帶小女孩的手足無措FEEL。

電影散場回家後我就重看了《I LOVE YOU TO DEATH》。真是很爛的一部電影,雖然打著黑色喜劇的旗號,人物也都滿自在歡樂的但就是整個氣氛瀰漫著對生活無希望無欲望的因太安然而起的沈鬱,而這非電影主旨。但同時這部電影也好珍貴,禾草蓋珍珠,RIVER PHOENIX和KEANU REEVES因這部電影結緣,還因此被GUS VAN SANT相中接演我的最愛電影《MY OWN PRIVATE IDAHO》。因此不管多無聊多無釐頭,我忍不住還是簡直心懷感激地重溫它並且毫無怨言。

*葉子:JOAQUIN PHOENIX,a.k.a LEAF PHOENIX。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