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8

140315: 黃耀明太平山下。

從香港回來已經兩天,對這場演唱會的的牽掛卻越來越強烈。確實是黃耀明,沒錯,我終於踏入紅磡看黃耀明的個人演唱會,一場我自2002年看過《光天化日》VCD之後就開始發的夢。12年後夢得到完成,黃耀明演唱會也不再只談風月;我完成12年前的夢,也應該努力去達成眼下的願望。已經不再是等待將來一天夢能達成的年齡,已經是想要什麼就得馬上去爭取的時刻。黃耀明《太平山下》演唱會講個人歷史講香港現況,對馬來西亞華人來說香港一直是很親近很遙遠的地方,我們喝TVB的奶長大看香港電影學所有無釐頭或懶文藝,這遙遠的小島哺育著我們,而她自97之後每一年都在巨變中。回頭看我們自己,終於第一次出國我覺得抱歉,縱容這樣的政府,不能說與自己無關。我們同樣需要改變,我們同樣再不改變就快沈沒。黃耀明在台上說謝謝遠道而來的歌迷,包括馬來西亞,我不知道當這四個字在空中響起進入每隻耳朵時那等於什麼,總之我抱歉。

演唱會進行當時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想捉緊,一場非常私密的演唱會,他有必要將自己的身世如此清楚交待嗎,從前的黃耀明是很注重個人私隱的。我相信,一次過清楚將自己想說的都給乾脆利落地說出來,對自己必有一定的意義。作為寫字的人最該明白這個,我們根本無時無刻不在努力解剖自己。

《一一(2017)》版響起時我快掉淚。生命中轉折點的那年,2001或2002,終於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四堵牆好好面對自己,邊趕論文邊在喘口氣的當兒隨著一一在房裏亂跳,非常清醒,論文之外身邊一切同時也得到答案。期待天亮重生的自己在一場璀璨煙火之後到來。我記得當年很強烈的願望是有天能看見黃耀明親身演繹這歌,到這天真的發生。12年的時光去了哪裡,要檢討嗎,何必呢,不如更堅定相信12年來所有得著早已深深沈澱在我體內,我早已準備好自己,只需要一瞬間啓動爆發我就能進化到NEXT LEVEL。

跟著黃耀明走過他的前半生走過香港歷史,恍惚間也走過自己從16歲認識黃耀明之後走過的歷程。無需否認,我人生的信念,對自己需求的忠誠,與人相處的方式,看待生活的態度,根本就是徹底受他和他身邊那群非常酷的人深深影響。他的歌曲他的演唱會即使風格在變但核心價值永遠不變。

達明一派時期有首歌叫《一個人在途上》,周耀輝有個句子在問是否我走得太快還是你走得太晚,深深烙印在我桌子右邊,一旦兩個人步伐不再一致就只能分開,什麼努力也是徒然。曾經我以為這說的是情侶,後來知道朋友知己同樣分量也能走到如斯境地,現在我才懂這能發生在所有人之間。這些年黃耀明的改變好大,有些曾經的歌迷承受不住選擇離開,寧願躲在角落匿名碎嘴議論彷彿清高。那算怎樣,其實我也無需為這狀態和你辯論什麼,本來就應該尊重你的選擇,包括你所有各種嘴臉狀態反正和我無關。

反正,我就是非常愛黃耀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