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8

Manic Street Preachers |要不要,改變。


當時鐘嘀嗒,兩件事很重要:1. 你想成為什麼人,你就要讓自己保持那個樣子。看MV裡鏡頭前的James Dean Bradfield,我想起的的是Thom Yorke。大家年齡其實差不多,一個是憤怒不起的大叔,另一個雖也是大叔但就是有型怪叔叔。站在舞台上麥克風前抱吉他,低吟或狂吼,型格還是很重要。2. 我們果然需要不斷的堅持改變,不管從前多美好輝煌都該徹底放下然後前進。Radiohead每張專輯都在改革,縱然不是次次美好,但永遠保持前衛。

我其實沒有很粉Manic Street Preachers,只是曾被他們神秘失蹤的詞人Edward Richey深深吸引。他驚世駭俗的種種軼事,在訪問中動刀割臂給自己雕刻,厭食症,敏感自虐的個性,滲透在他充滿文學氣息晦暗豐盛的歌詞裏。他消失之後的MSP,儘管音樂上沒有改變,但整個靈魂就是從此不同。

他們即將發表的新專輯《Futurology》,打頭炮的是這首《Walk me to the Bridge》。James Dean Bradfield自己對這歌的形容是“an emotional European driving song with early Simple Minds synths and a Heroes-esque Ebow guitar solo”。嗯MV很高清,從看見他站在那兒輕聲吟唱開始就能覺得果然好熟悉。為之後的狂暴鋪牌而蓄意含蓄溫柔的聲音有點太刻意,之後的吶喊於是也未能盡興。愛并不願離開Guitar Rock的人會喜歡吧,一切安排都恰到好處,保留了一點什麼的成熟穩重大概能起到安撫人心的某種作用。



不要害怕革新和改變,不要擔憂成果可能不如預期的好。即使曾經有過輝煌成果,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同樣東西也只能教人厭倦。試想一下如果今天Radiohead在玩的依然是《Creep》的無數繁衍版本,你還會覺得《Creep》很棒嗎你會不覺得那早就過期很久而且連帶的對這首歌也不覺得那麼經典了嗎。

我在順便對我自己說。縱使我不預期我自己能因此大徹大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