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7

人最怕看不見未來才信地圖。


看《香港仔》,明白彭浩翔為甚麼說劇本寫了好久籌備好久一直等待適當的時機拍攝。若不是之前文藝娛樂商業意思兼具,叫好叫做的春嬌志明打底,要不是有濫玩的低俗喜劇給他塑造個有學養也玩得起放得開的潮導演形象,如果忽然一開始就拍這一部,很可能從此就被標簽為文藝感傷但會讓大部分人敬而遠之的那種導演。

節奏是SAD SAD地,很DOWN的TONE,看了首15分鐘就有點承受不住的感傷。簡直一整個哀傷都市,沒有人真的快樂,不管有錢沒錢多帥多勇,即使壞事做盡情也偷了,都不快樂。乜都無所謂,怎樣都可以。低到再低,之後慢慢慢慢醒悟了點什麼,伸手取回點什麼,一點溫情一點回心轉意,許多妥協。

最得人驚的是這是生活,是真實的生活。熱血是偶爾從耳機電視傳來的催眠力量,企圖讓你振奮點什麼,但回到真實生活90%以上得人都在努力努力地活者。邊過邊念叨,或沈默,或掛上虛偽,或坦誠喧嚷,什麼方式都可以,之後,就是這樣平淡偶爾波濤但至終歸於平凡已算最好結局的生活。所有目的地怵目驚心嗎?我們早知道殊途同歸,只是不確定歸了之後是否還要繼續這樣的生活,是否仍得帶著在路上的煩擾喧嘩在同一片土地上繼續爭個你死我活。

我如果喜歡彭浩翔,除了超崇拜他的時間安排方式之外,就是他敢並有才能自由遊走各題材所有方式,簡直懶理人言但又總是掌握得宜這件事,掙脫商業/藝術標籤,就是自己。

我是歌迷,但沒辦法死忠。片尾的字幕比歌聲更吸引我注意。回家之後重聽3遍仍沒能沈淪,只記得影院裡聽見的最後一個字,的吐氣方式確是我應該會愛的。而至於歌詞,某人的華麗逐漸黯淡之餘,也只剩下一句讓我覺得他至少沒有再膚淺下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