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5

本週閱讀筆記。


這個禮拜很奇特,像讀了很多書,又好像都沒什麼印象。(揮之不去的陰影:第一本讀完那個裏頭有篇叫《平面犬》,主角記憶力差劣讀完一本書等於沒讀過那般沒印象,你知道我馬上脊椎骨發涼。)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星期一接機,順便接回兩本書,一本是始終沒在本地書店看過(抑或我遲到慢了一步)的林日曦《快樂有限》,一本是彭浩翔剛出的《有關我在裝作正常人方面的嘗試》。因著最近非常迷戀林日曦作品,馬上開始讀,然後是你知道的,這類型的短篇小說很容易讀讀下就讀完掉,幾乎不留痕跡但又有點什麼卡在心頭那種FEEL。城市裡好多人,大家都貌似正常愉快地生活著,偶爾FB曬曬一下吃的喝的玩的生下來的,嘻嘻哈哈一天又過去。但其實每個人多少都有點陰暗面是不是,就和我們都大概偷偷隱藏著一些不想被人知道的憂慮/怨恨/古怪習慣之類的事。

(辦公室是奇異的地方,召喚我們最相似正常的一面,因此我們也漸漸習慣並依賴這種方程式,害怕放假面對赤裸裸陰沈煩擾的自己。)

星期三開始讀《有關我在裝作正常人方面的嘗試》,起初看著是彭導十幾歲至今的作品散記有點猶豫,雖然好奇但我不是很想讀從前那些事的喔。讀讀下很快投入,十幾二十歲時的文字風格看著就好熟悉,當年大家好像都這樣寫字。隔天在書局買了董啟章《雙身》,星期五那天因著忘記從書包拿出來帶了到公司去,午休時間反正左右沒人好冷清就不妨讀書吧。對阿徹而言忽然出現在生活裏的一個奇異女孩,很有村上春樹的意味-對比著彭導書中也忽然出現的渴睡女孩,大家確實都是被村上春樹的文字餵養長大,字裡行間隱藏不到的氣息。

只是即便同一個出身,都試過作文課之外的其他文章書寫實驗嘗試,之後漸行漸遠,個人風格於是這樣形成確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