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9

期待2015。


2015會不會成為音樂史上另一個里程碑,讓十年後沒事做的NME再來一次懷舊點名做一篇專題的特殊年分?年頭BJÖRK發行《VULNICURA》,模糊即將在4月27日發行《魔鞭》,MUSE跟你約好6月8日發行《DRONES》。進行中的THE LIBERTINES和RADIOHEAD如果也真的在今年發行新專輯,那2015真的會是自1997以後的另一次重要年份。但對我來説只要RADIOHEAD發行新專輯那就是重要的年-至今我還沒嘗試過以他們樂迷的身分期待一張新專輯的感覺。最近一次是2011年的《THE KING OF LIMBS》,在微博上新聞上算是湊過熱鬧,但當時仍沒愛的癡狂,只以路人身份張望過。

今天在YOUTUBE上首先試聽的是MUSE的《PSYCHO》。強勁穩定的節拍自耳機傳出,是一如預期所以令人安心的音樂。對於MUSE的期待其實也只是這樣,狂野但比LINKIN PARK溫柔一點,恰到好處地餵養搖滾魂。從前家附近有間我從小流連的卡帶檔/CD店,躁動的某輕狂夜裡一次過買了一堆CD回家試聽(始終那是PRE SPOTIFY的年代),MUSE的《BLACK HOLES AND REVELATIONS》曾經重播許多次,但奇異地印象仍然模糊,記得的只有節拍。同時買的有LINKIN PARK和一頭栽下去的PLACEBO,其餘的忘了。總之,從那之後愛過許多人遺忘一些人,至終仍是沒有喜歡過MATT BELLAM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