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7

Flies are buzzing around my head.

星期天下午7點,終於從床-沙發-床的循環中掙扎起來。聽著0LIVER送來的RADIOHEAD《OPTIMISTIC》HANSON COVER版本,幾近陌生的音樂裡心慌慌,雖說失憶已是家常便飯,但怎能陌生至此?邊聽邊望著書桌上掛著的一排黑鳥便條紙發呆,RALPH WALDO EMERSON說:

WHAT LIES BEHIND US AND WHAT LIES BEFORE US
ARE TINY MATTERS COMPARED TO WHAT LIES WITHIN US.

隔壁是THOM YORKE,2013年在某酒店大堂裡淡淡地說,「DON'T OVERTHINK, LET IT GO.」

剛才睡前在讀林夕第8本,有一篇說到自身失憶的經驗,聽朋友提起台北故宮博物館裡某展品而心生嚮往,卻被另一朋友提醒:你看過了的。夕爺為了心頭愛,也為了尋回失去的記憶再跑一趟台北故宮,仍是沒有印象。這段讀來非常親切,前陣子讀復活節島的故事,說僅剩唯一完整的巨石雕像如今擺在大英博物館裡,即刻仔細記在筆記本裡提醒自己將來記得去看啊-還沒寫完忽然某顆當年曾認真受命的腦細胞甦醒大喊:喂你看過了的!即刻,雕像,雕像周遭的擺設,和當時佇立不動用力記下那瞬間的自己,一整個畫面像電影那樣從零碎中重組,終於拼湊成一幅完整的只有我自己親歷過並且確認真實的畫面。

記憶根本並沒那麼差,會失憶,其實因為我自己和自己過不去,太過堅持將俗務擺上心頭。

道理我懂,只是始終分不出輕重。為各種小事還沒發生的事一堆自我下判的隱憂終日惶惶然不知所以然,日子飛快過去,留下來的只有一堆驚魂未定的腦細胞屍身。還貯藏在腦袋裡的,遠比不上為了壓驚而吸取的脂肪豐盛。

別怕,聽完COVER再去找原版來聽,喔原來是這個。HANSON的演繹方式有其自身的風格,但其實也不至於和原版完全不同,是之前尚未睡醒的腦袋找不到連結的插頭。插上了,一切順理成章起來,安心聽歌,驅逐一整天的陰鬱天氣和提前降臨的MONDAY BLUE。真是的,都是一瞬間的事理他做什呢,聽歌才是正經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