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5

Le Petit Prince 2015

很愛法國某類型電影的天馬行空,《GAINSBOURG》的驚艷,《小王子》同樣充滿期待。

一早知道改編的小王子電影不會是單純的將文字圖像注入動感,起初有點抗拒,也因此拖了一段時間,才甘願在平安夜安靜下來看故事。飛行員和想像中的一模一樣,與孤獨和解與寂寞和平共處。小王子和飛行員屬於同一個時空,都是天生和社會格格不入的人,像被裝在一個個透明的小盒子內丟到市鎮內,特異獨行沒有危險性但令人眼紅,巴不得將他們同化。

想像力最是美好,像卡夫卡批評政治諷刺畫時說,太露骨的,就失去了想像空間。因此小王子的羊乖巧安靜地住在小盒子裡,大象安穩地處在蛇的胃裡,這兩幕一直一直凝結在拒絕長大的飛行員腦袋裡。

喜歡小王子的人,真心喜歡的,骨子裡也住著小王子和飛行員那一族的基因,對這世間的運作模式有點困惑,對大人執著的VALUE不可思議。但始終是要長大,是要長成飛行員那種離群索居對各種鄙視無視輕視恐懼眼光視若無睹的堅強安份;還是試圖融入即使卑微得將命運鎖在一把掃帚上,寧願背叛良心出賣朋友也在所不惜;或像小女孩即將成長成為的,抱持一點真但仍很完美地照本演出。

小王子不是童話,是哀傷的故事。玫瑰和狐狸愛過活過,小王子在乎過,飛行員感受過。擁有過即使是美好,也是折磨,或許反而不如貪婪的商人、一板一眼的點燈人、享受掌聲的人、幻想享受子民圍繞的國王那樣目標清晰而滿足快樂。

真我和隨波逐流之間,何者比較輕鬆快樂顯而易見,也確是大部分人的選擇。

那為什麼,還需要堅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