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7

DAVID BOWIE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一些事情啟動對於DAVID BOWIE的好奇。從97年開始,因為黃耀明認識BOWIE,因著黃耀明翻唱的《剎那天地》,第一次買了BOWIE的專輯《EARTHLING》,在當時仍全盛期的夢幻般存在的淘兒唱片行。雖然始終不懂欣賞,但因著是神的神,仍慎重地收藏好等待自己得到啟蒙的那一天。之後是多年來,陸陸續續收集他的其他專輯,包括神話般的《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後來有段日子因為VELVET GOLDMINE愛上EWAN MCGREGOR演繹的CURT WILD跑去研究IGGY POP,從他的生平再次嘗試去了解DAVID BOWIE。

要到很久之後,我才確定關於喜歡/愛這種事,真的不由得自己的理智控制的。並不是說你想愛誰就愛誰,因此也不存在為表達自己品味而宣示偶像是誰這種事。當你喜歡/愛一個人,得不到也想成為他,即使生命的PATH無從交集仍受他的精神影響領導,你真的不能FAKE你的品味你的偶像。也無關年齡,許多90後的偶像是BOWIE是BEATLES是PINK FLOYD,我不是。我喜歡的從八十末/九十開始,我愛過的黃耀明,PLACEBO,JARVIS COCKER,張國榮,正在舊疾復發狂愛著的黃家駒,全吸取過DAVID BOWIE的養分。沒有他,或者後來者就會少了點光輝,也或者需要透過更長的時間去領悟什麼。

完全認同明哥說的,我們都欠過DAVID BOWIE的音樂債。
音樂之外,也欠他做人的態度。FB被絢麗追憶圖文排山倒海填滿的那幾天,獨有一句排眾而出正中紅心的,是JARVIS COCKER說的:「BOWIE MADE PEOPLE FEEL THAT IT WAS ALRIGHT TO BE A BIT DIFFERENT AND TO TRY THINGS OUT.」
對這一句深有同感很有共鳴,因著在我的人生裡經常因走錯圈子被逼面對OUTCAST狀態,想起一些人會提醒你這並不可怕,這一些人即使不是BOWIE,至少是黃耀明。比如我會想起在TVB九十年代遊戲節目裡長得特高因此無所適從的狀態也特別顯眼,但仍優雅自我的黃耀明。

也只有當對著DAVID BOWIE的死訊,不會想說R.I.P。這三個字似乎和他扯不上關係,淡漠得可以。他才不會安安靜靜地躺在某個花團錦簇的神壇上安詳休息,他一定回到他的星球踏入他的殿堂,受到那個地方的神們熱烈歡迎,進入生命的另一個階段。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