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9

Holden Caulfield

政治正確這種事,如果回到僅僅關於自身偏好或自我偏執,在不傷他人的前提下,其實可能不用太執著。

累了嘛,太執著做對的事是很累的。明明本性是這樣,就該是這樣。

有些書只能在對的時間點讀,我猜。當然也或者是現在的我被DAY JOB淹沒之後無法集中精神的藉口。我一直記著AUSTIN KLEON說的,如果你覺得生命中還有其他更重要但暫時不能賺錢的事,你可以有一份DAY JOB但越簡單越好,你才能集中。但是我50/50。也很可能,這是另一個藉口。我是藉口大王,我知道。很好聽的PROCASTINATION症狀也是另一種藉口,另一種公眾懶惰力量大集中之後迸發的藉口。

其實很久沒有在很短的時間內讀完一本原文書,繼之前的A SINGLE MAN和牆花之後。這次是麥田捕手,是的,念了很久很久之後終於拿上手讀,搭時光機回到更敏感纖細的少年時代,去感受HOLDEN CAULFIELD的心情。投入了一下,之後很快在一個禮拜後打回原形,哀傷但無力阻止這本書和我之間的距離即將急速拉遠,我未能投入,他未能留下痕跡。

那份憤世嫉俗,再璀璨但是到今天也已經明白,大抵就像老師說的,他現在或者成為坐在酒吧裡對任何人事物都看不過眼愛批評的中年人,或妥協打份工和剛巧的時機裡遇上的女人組個家庭,就這樣一輩子。矛盾的是我們偏愛執著叛逆的少年,我們崇拜,但我們不願正眼看一下那些喝著酒叨隻煙,絮絮叨叨投訴這個那個的中年人。

青春充滿無限可能,成年後發現即使天空海闊,能踏在腳下的路卻也只有一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