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7

The Revenant


LEONARDO DI CAPRIO 總是讓我有種很親近的感覺,和BRAD PITT、JOHNNY DEPP甚至近期大紅的男神BENEDICT CUMBERBATCH、TOM HIDDLESTON都很不一樣,上述這些人是被擺在明星神臺上隨著時間心境有時遺忘時而愛煞的,而他是大起大落都讓人萌生像看待鄰家孩子的感慨-看見沙灘上的大肚腩時恨鐵不成鋼,看他在奧斯卡頒獎禮上吐氣揚眉時即替他高興,又想捏捏他臉頰的那種。

《THE REVENANT》他一枝獨秀到尾,起初並沒有勾起我看戲的念頭。就抱著看看不妨的心境,也沒做功課。後來不能自拔地乖乖坐著從頭看到尾,看GLASSS從走到在泥地上爬,被拖,再在雪地上爬,被拖,被放棄時憑驚人的意志力爬起來,吞骨髓,吃生魚,吃生肉,走到絕境倒下時又奇異地被人救下照顧。大反派 FITZGERALD 在深夜裡告訴小男孩,我的父親從無神論者到相信神,因為某天他在危機四伏的森林裡遇到了神,神化成了一隻松鼠。GLASS遇到的神,更有力更具體。

但當環境如此險惡嚴峻,冰天雪地裡為生存而戰的人與人之間只有敵意,沒有法律約束下每個人各安天命。在面對生死存亡間,凡人實在無法想像當此情景下該做出的選擇有多艱難。曾經我們都是義氣子女,像BRIDGER一樣義無反顧留守重傷的GLASS,但當我們都終於成為平凡的對自己坦白的大人,是否還能不顧自身危險做出明知沒有好下場的決定?隊長HENRY的心境轉折最符合大多數的一般人,面對被熊咬傷的GLASS時起初英明堅決表示他是我們一伙,沒有他也就沒有活著的我們,於情於理都絕不能拋下他。隨著環境愈來愈困難,他動搖,並在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勸慰下(誰的耳邊沒有這些?)放棄他,懸賞留人照顧他到臨終的舉動,是當下對自己良心說話的自欺欺人。他有善的價值觀,但不知該如何與人性的自私和天性裡的自我保護意識抗衡,不管是自己的或別人的。也因此在最後發現GLASS竟然生存下來時,他對FITZGERALD的憤怒和怨恨,更多是來自自身的GUILT。被愧疚感蒙蔽的腦袋失去理智,衝動地獨力緝兇不是明智之舉,導致最終的後果。愧疚感是人類天性裡的敗筆,原該促使我們前進的意念,在更多時候只逼得我們匆匆做出一些倉促決定試圖彌補之前犯下的錯或浪費了的時間/機會,終至更大更無可挽回的結局。

而至於GLASS,走的是一趟自身的修煉之旅。不停在惡劣生存環境和幻象裡徘徊,憑藉復仇的信念堅持到底,在最後一刻奇蹟似地以自己的一時善意換來不弄髒雙手的復仇。故事線並不複雜,但牽涉的情境寬廣浩瀚,你得跟著他的步伐走過雪地山嶺登高墜谷,經歷九九八十一難,才有可能略窺一二。看戲之初執著於GLASS的生死存亡,一步一步走到最後,在讚嘆風景絕美導演選景功力和鏡頭角度的不可思議中,漸漸放下執念。人,原本就屬於大自然的一部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