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7

STRANGER THINGS

好看在於細節夠精緻,DETAILS太重要了。最近愛劇集甚於電影,劇集時間充裕,能填進去的細節和能鋪陳的細膩情感更豐富。最佳例子像LOOKING,劇集讓人如癡如醉,電影雖然延續風格但太匆匆,忙著交代這個那個,看完後也就只是滿足了故事情節,少了事後不斷回味忍不住一直牽掛一直碎碎念的衝動。

STRANGER THINGS的細節在於人物性格鋪陳夠鮮明,人與人之間的愛慕和衝突清晰之餘;攝影風格裡強烈忠實向前輩和80年代的致敬,和道具對話裡滿滿的80年代趣味。少年房間裡的海報,小孩玩具裡的星戰人物戰艦,卡帶,音樂,谷歌出生前的SEARCH ENGINE-圖書館裡的海量報紙收藏。
目不暇給,耳朵也好忙,兩者一起競賽吸收的結果是大腦忙不過來但又很愉悅地瘋狂加班。
一開始就很超時空,片頭的懷舊字樣,80年代的太空科幻配樂,當時流行的電子樂;STEVEN SPIELBERG的電影手法(ET 即將出現的幻覺?!),STEPHEN KING的懸疑鬼魅,DAVID LYNCH的黑暗。
一群人為同一目標分為三條線的手法很有趣,不管交錯或平行,每一次轉換都掌握精準的TIMING,為當下一刻緊張。四個小孩的編排活脫脫是STAND BY ME的重現,小孩最醒目,最開放的思想模式永遠最快察覺真相。TEENAGERS那群人好看在於JONATHAN,他的特立獨行和真誠,作為媽媽弟弟的依靠,太貼心;STEVE的轉變也很有趣,從混蛋變成懂事的人。這樣的故事安排裡,大人組通常是最笨蛋的,但這次兵分兩路,JOYCE(WINONA RYDER耶)為愛相信眼前一切並執著,警長從混沌中醒來拆穿壞人技巧並抽絲剝繭地追查下去,對比MIKE的父母那兩個中產制式到不能的頑固愚昧。

JONATHAN有點像當年的LEONARDO DICAPRIO,愛的音樂是THE CLASH的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MIKE很像幼童版的EZRA MILLER,有點古怪但很漂亮的類型。作為故事主軸但鏡頭很少的WILL,精靈可愛。江山代有才人出喔。

最可憐的角色是MIKE和NANCY的媽媽,一心一意認為自己聰明睿智,但根本脫離現實。以為自己遵照某種制式但虛浮的世俗規律就該得到讚賞,混不知自己根本和真實社會相牴觸因而不會得到讚賞。她以家庭作為核心,但丈夫乏味死板的生活和教育方式根本和家庭格格不入,面對孩子們的困境,他在乎的只是用字不能粗俗。她頂著一頭燙得很好的大捲髮對孩子們微笑,我是能讓你們無話不說的母親,但她所有的言行肢體都在吶喊你不能不聽我的話不能忤逆我的規則!因此MIKE和NANCY都錯愕了一下,眼前的CONFLICT實在太驚人,話根本無法說出口。孩子們是敏感的生物,他們很快就學會眼前的矛盾人無法被尊重,之後的叛逆更變得理所當然。對鄰居也是,面對孩子失蹤的JOYCE,基於人情向對方送上溫暖菜餚和關心,但似乎也在要求對方付出同等的禮貌,忽視對方此刻迫切的心理狀態。她或許沒有錯,但是這個時代我們知道,NAIVE本身就是一種應該被責怪的罪。

ELEVEN一直讓我想起幼童版的SINEAD O’CONNOR。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